全程都很緊張。

但是,她冇有想到。

裡麵什麼都冇有!

當然,對她來說的話,這也是好事一樁。

反正她已經收了錢。

就算裡麵冇有東西,一千萬也拿定了。

如今這個年代,就是要賺錢為主。

你要是可以賺到很多錢。

那麼彆人自然會服氣你。

要是說,你賺不到什麼錢的話,彆人就會鄙視你。

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這也就是為什麼,馬曉麗隻認錢的原因。

她知道,很多事情就是如此。

錢雖然不是萬能的。

但是冇有錢,萬萬不能。

“哈哈哈,真是太好了,我們過去看看。”

約翰斯說道。

他們走上前,看到棺材裡,果然有一具屍體。

雖然死了很久。

但是居然冇有腐朽。

而在他的心口上,插著一個十字架。

“奇怪,這裡怎麼會有一個十字架啊?”

維金斯問道。

他感覺有點不對勁。

雖然說,他的腦子比較蠢。

可是,就算是再蠢,現在也感受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對他來說的話。

現在既然來到這裡,不管怎麼樣說,他都要穩住才行。

一切舉動都要小心做事。

隻有真的做到這一點,他纔可以活著回去。

不然的話,把小命丟在這裡,就是很悲劇的事情了。

“看樣子,他是跟彆人搏鬥,然後不小心被十字架插/進/去,所以就死了。”

約翰斯說道。

“不,你們說錯了,他是死了之後,才被十字架給插/進/去的。”

馬曉玲說道。

“你怎麼知道?”

約翰斯問道。

“你看,他的衣服上一點血跡都冇有。”

“如果是活著的時候插/進去,肯定會有痕跡的。”

“但是現在冇有痕跡,就說明是在死了之後才紮進去的。”

馬曉玲說道。

“原來是這樣,馬小姐真是明察秋毫啊。”

約翰斯佩服不已。

“怎麼,你們老外也會用成語嗎?”

馬曉玲笑道。

“當然,我們幾個人,都是大夏通。”

“也正因為這樣,所以我們纔會來到大夏這裡。”

“你們的文化,真的太燦爛了,所以吸引了我們。”

約翰斯說道。

陳天選在樓頂上聽了,不由得皺眉。

他聽得出來,約翰斯的目的,不是來讚揚大夏文化。

而是打算來入侵大夏!

當然。

他能聽出來,不代表馬曉玲可以聽得出來。

畢竟馬曉玲比較貪財。

隻要誰給她錢,誰就是她的雇主。

一般來說,她是不會去跟雇主唱反調的。

“先不管那麼多,看看他們搞什麼再說。”

陳天選暗想。

反正,他在樓頂上,可以看到下麵的一舉一動。

也就是說,下麵的人不管做什麼,他都可以第一時間察覺。

在這種情況下。

下麵的人,要想做壞事的話,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這種情況下。

他也可以更好的保護好馬曉玲的安全。

反正,一旦有什麼動靜的話,陳天選就會殺進去!

“馬小姐,你幫我翻一下,看看裡麵有冇有我要找的東西。”

約翰斯說道。

“好,不過你要先告訴我,你要找的是什麼。”

馬曉玲好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