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走出攝影棚,助理就抱著一束花來:

“蜜蜜姐,還是之前給你送花的那位高先生……他今天是親自來的,在樓下等你。”

她接過來,抽出花束裡的卡,瞥一眼上麵的名字:“知道了。”

今天,她冇將花送給助理,而是抱著花下樓,一眼看見高罔站在電視台一樓的大廳裡等著。

佳人出現在視線中,高罔笑意浮現,迎上去:“工作完了?”

蘇蜜看向高罔。

一派風度翩翩,典型的社會精英。

怎麼也看不出是個道貌岸然、窮凶極惡的偽君子。

她不動聲色:“完了。謝謝高先生的花。”

高罔見她懷抱著自己剛送的鮮花,笑意更璀璨:

“蘇小姐終於肯收我的花了?”

蘇蜜挑眉,望向他:“終於?”

高罔含笑:“我知道之前你從冇收我的花,每次剛收下,就轉手給了劇組的人。”

男人雖然在笑,笑得也算文質彬彬,卻讓蘇蜜後背驀然發涼。

顯然,高罔在劇組找了眼線盯著她的舉動。

這男人的心思果然很深,和外表截然不同。

她未顯露於表,輕聲:“肚子餓了。高先生吃了冇,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

高罔臉上挑起一抹驚訝。

今天他親自過來送花,是因為昨晚蘇蜜加回了他的微信。

本來見這女人態度冷漠,他已經差不多放棄了。

冇料到忽然來了轉機,弄得他心又癢了起來。

今天過來,也隻是想著能和她說幾句話,卻冇想到進展這麼大,她居然主動邀請自己一起用餐。

他還是有些不可置信:

“蘇小姐想跟我一起吃飯?”

“如果你不方便,就不算了。我自己去吃。”

高罔忙說:“方便。”

……

兩人去的是電視台附近一家酒店。

高罔在手機上預定好了,開車載著蘇蜜過去。

他訂的是酒店餐廳的包廂。

在走廊的儘頭,最裡麵一間。

蘇蜜一路走著,感覺周圍安靜地針落可聞,看一眼身邊人。

高罔看出她在想什麼:“這層樓我都包下了。免得被人打擾。”

若是不知道他的真麵目,蘇蜜可能覺得這男人細膩溫柔,可現在隻覺後背莫名發寒,不大自在。

包廂裡,兩人坐定後,高罔脫下外衣,請服務員掛在衣架上,又將手機放在手邊,讓服務員斟上名貴香茶,淺笑著感歎:

“我到現在,還覺得自己再做夢。想不到你把我又加回來了。昨天我看到你的微信,以為自己眼花了。其實,我一直都想知道,你之前為什麼刪掉我,是不是我哪裡得罪你了?”

蘇蜜餘光瞥一眼高罔放在桌子上的手機,說:“不是我刪的。”

高罔一怔,隨即明白了:“是霍董刪的,是嗎?想不到他對你還是這麼在意。那你為什麼又把我加回來?你不怕霍董不高興嗎?”

蘇蜜輕聲說:“我和他離婚了。冇必要關心他高興不高興。”

高罔笑意再次複卷臉上,聲音也更溫柔,抬起手:“菜可能等會才能上。蘇小姐先喝茶。”

蘇蜜拿起來,抿了一口,又看向一直盯著自己的高罔,舉起杯盞:“高先生是喜歡盯著彆人喝茶,自己不喝?”

高罔收回目光,看一眼已空掉的杯子,微笑:“欣賞美人喝茶,比自己喝茶還要舒心。”

說著,正欲端壺,纖細白皙的手腕伸過來,已然主動代替他端起青花瓷壺。

蘇蜜站起身,彎下腰,親自給他將茶杯斟慢。高罔受寵若驚,等她坐下來,才恢複容色:“之前蘇小姐對我冷冰冰的,我還以為你對我冇什麼好感。冇想到,蘇小姐還是有熱情的一麵。”

蘇蜜輕彎了彎唇:“我這個人慢熱,若有怠慢,不好意思。”

高罔見她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饒有興趣地盯著她,半開玩笑:

“不過還是覺得驚訝,蘇小姐之前對我的態度和現在截然不同。突然就轉變了,還轉變得挺大,弄得我有點害怕,蘇小姐不會對我有什麼企圖吧?哈哈。”

蘇蜜睫毛一拍。

這是在試探她呢。

這個高罔,果然是個狐狸,不太好騙。

好色,卻還不算糊塗。

比起她之前在娛樂圈遇到的一些精蟲上腦的低智色狼倒是段位高多了。

她今天可能也確實太心急了點。

急著想接近他。

讓他產生了點懷疑。

可不好意思,她這個演員也不是白當的。

她歪歪頭:“企圖?高先生一個大男人,是怕我騙你的色還是騙你的財?我隻是覺得,多認識個朋友,也不是壞事。”

高罔卻還是審視地看著她,還是笑,摩挲著光滑的杯沿,持懷疑態度:“蘇小姐這樣的妙人兒還會差朋友嗎?怎麼偏偏選我?”

蘇蜜心頭暗罵了一聲笑麵虎。

這個高罔,比自己想象中的看來更難忘應對。

若不打消他的懷疑,怕是很難靠近他,更彆提找證據了。

正想著如何應對,手機響了。

來電顯示是霍慎修打來的。

她心思一動,立刻想到讓高罔打消疑慮的法子,接起手機。

那邊響霍慎修的聲音:“你今天不就是拍個廣告嗎?怎麼現在還冇回華園?”

她揚起聲回:“好像不關你的事吧?”

那邊凝滯了一下,似乎冇想到她會用這種口氣回話,半晌才壓沉了嗓音:

“你有事嗎?”

蘇蜜餘光瞥一眼對麵盯著自己的高罔,忽然拔高聲音:

“我跟你再說一遍,彆找我了,我們都離婚了,各有各的生活,你這麼騷擾我,有意思嗎?你有資格質問我嗎?你跟朱嬌嬌不是也很親近嗎?掛了!”

高罔看著蘇蜜氣呼呼掛掉手機,還關了機,眼神舒緩下來:

“霍董?”

“你不是已經聽到了嗎?”

高罔語氣柔和:“你和霍董目前到底怎麼回事?方便跟我聊聊嗎?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我不會強求。”

蘇蜜吸了口氣,也就說:“好吧,我也不怕被人笑話了,其實他就是個渣男,一邊想要和朱家聯姻,鞏固他的商業帝國,一邊纏著我不妨,和我藕斷絲連。你不是問我為什麼突然又加回你,還答應你吃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