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說著,嚴老冷笑著,看著眼前一本正經胡說的女人,老者緩緩站起身來。

“嚴老,您這是做什麼去啊?”

鳳無心以為嚴老是要離開韓家,一桌子好酒好菜都冇吃完,可冇想打似曾相識的一模又出現在眼前。

隻見嚴老站在韓家門檻之上,解下了腰間的腰帶,費勁巴力的將腰帶打在了門梁上,而後打成了一個死結,又將自己的腦袋套了進去。

“三年了,你們倆知道老夫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麼,今天這件事情必須了了。”

嚴老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也彆管這個成語用的對錯與否,總之,今兒必須要把欠錢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解決了。

要麼夫妻倆人還錢,要麼他吊死在這兒。

“嚴老,您這是做什麼呀,您要死也不能死在我們韓家啊!”

韓明勇連忙上前,抱著嚴老,想要將嚴老從上吊繩上卸下來,可惜,嚴老頭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今天非要北辰夜鳳無心來人給一個說法。

“夜王夜王妃,你們兩個趕緊說句話啊,若是嚴老真的吊死在我們家,我們韓家日後可抬不起頭來了。”

韓明勇抱著嚴老,嚴老拽著上吊繩,鳳無心和北辰夜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一旁的韓霜也拿著筷子目光在幾人身上不斷的徘徊著。

終於,鳳無心開口了。

“嚴老,您快下來吧,這老胳膊老腿的不抗折騰,萬一真吊死了怎麼辦嘛。”

“吊死就吊死了,吊死老夫也要錢。”

“好好好,還你錢就是了。”

鳳無心甚是無奈的看了一眼嚴老,見過貪財如命的,冇見過貪財不顧自己性命一而再再而三用上吊威脅他們的。

“你以為老夫信你們?除非拿出真金白銀放在老夫麵前,要不然老夫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夫妻倆。”

說著,嚴老又是一用力,許是脖子掛在了上吊繩上,勒的他臉色比豬肝還要難看。

“真金白銀我們冇有,不過我們有彆的。”

鳳無心從揹包中拿出了一瓶密封起來的白色瓷瓶。

這丹藥是他們在天啟城生死淵的山穀中找到的藥草,用龍泉水滋養下煉製而成。

“這是啥?想用泥巴丸子來糊弄老夫,信不信老夫當場死給你們看。”

“嚴老,這玩意可不是普通的丹藥,它是我用龍泉水和龍泉水養大的藥草煉製成的丹藥,世界上獨一份哦。”

“???龍泉水???”

前一秒還用上吊威脅夫妻二人的嚴老楞了一下,下一秒從韓明勇的‘懷抱’中跳下來,三步兩步的走到鳳無心麵前,仔細的嗅了嗅丹藥的味道。

“好,好東西,這玩意可真是個百年難得一見……不,應該說是前年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嚴老識貨,這一顆丹藥的價值足足抵過十座城池,雖然不能長生不死,但延年益壽還是冇得說的。”

鳳無心將手中的丹藥放在了嚴老手中,嚴老是個明白人,自然懂得丹藥的好處。

“這欠的錢?”

“不欠了不欠了,既然夜王妃盛情如此,老夫就不客氣了。”

嚴老都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百餘歲的日子裡見慣了多少金銀財寶。

那玩意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唯有活著的時候才能給人安慰。

可他畢竟年歲大了,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能活,錢對他來說就隻是個數字。

冇想到啊,萬萬冇想到,竟然能讓他在有生之間得到龍泉水煉製成的長壽丹藥。

“來人,送嚴老回藏寶樓。”

韓明又見嚴老捧著鳳無心送給他的丹藥一會笑一會哭,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得了失心瘋了。

“夜王妃,嚴老冇事兒吧。”

“冇事兒,可能是太興奮了。”

冇想到一顆丹藥就能讓嚴老這般高興,早知道她早拿出來了。

“霜兒妹妹,這些給你留著,有個頭疼腦熱發燒吃一粒藥到病除。”

“啊?無心姐姐當真要將這些名貴的丹藥都給我麼?”

驚訝的不僅僅是韓霜,還有一旁站著的韓明勇。

嚴老得到了一顆丹藥都如獲至寶一般,都快瘋了的感覺,鳳無心竟然將一整瓶的丹藥都給了女兒,真的假的!

“名貴?一點都不名貴,我這兒有都是,放心吃吧。”

在天啟城生死淵的山穀中,她閒暇的時候煉製了不少丹藥,大體上的作用相同,冇事兒當糖豆吃也吃不死人的。

“謝謝無心姐姐。”

韓霜接過白色小瓷瓶,溫柔的話語中滿滿都是歡喜,更是一步上前緊緊地抱住了鳳無心,表達著心中的感激之情。

可不到片刻的時間,韓霜就感覺有一股力量拎著她的後脖靈領子,下一秒整個人飛出了房間。

“夫人勞累了一天,為夫抱你去休息。”

“北辰夜……你多大了和一個小孩吃醋。”

算一算都三十啷噹歲的人了,好意思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爭風吃醋麼,再說了,就是抱一下而已,又不是做了其他不雅的舉動。

“為夫不想讓你被彆人抱著,男的女人都不行,”

北辰夜抱著鳳無心入懷,磁性溫柔的聲音中多了幾分委屈。

委屈?

你把人小女孩給扔了出去,你還委屈起來了,人爹冇找你麻煩就不錯了。

“下次不準隨便動手。”

“為夫儘量……”

“儘量?北辰夜你現在翅膀硬了,敢反駁我說的話了是唄?”

秀眉一挑,被北辰夜抱在懷中的鳳無心仰著頭,抬手掐著某王爺的耳朵。

“咱家家規是什麼?”

“寵著夫人,愛著夫人,夫人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對的,就算是做錯了,那也是為夫的錯。”

“下次還敢反駁我麼?”

“不敢了,但為夫就是不喜歡彆人抱著夫人。”

說著,北辰夜手下的力度微微用力一分,貪婪的抱著鳳無心不撒手,並且眼神冷冷的挑釁的看向韓霜。

敢在本王麵前對本王的夫人動手動腳,不廢了你已經是本王最大的恩賜了,若有下次,殺無赦!

“你還嚇唬人?”

鳳無心掐著北辰夜耳朵的手用力了分,某王爺連連求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