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海十三州,陸家。

由於失血過多,陸山陷入昏迷,好在性命無憂。

鳳無心環視一圈,冇見到陸雲晴和陸靈兮姐妹兒二人,莫不是被東勝國的狗賊抓走了?

“夜王妃放心,靈兮和三姐已經被送去了安全之地。”

熟悉的聲音響起,鳳無心尋著聲音轉過一看,好傢夥~說話的鳥人不是霍岩修還是誰。

“臣見過夜王,夜王妃。”

霍岩修滿身是血,看來也經曆了一場血戰。

“王妃在看什麼?”

察覺到鳳無心的目光,霍岩修低頭看了看自己,除了一身血和傷口之外冇有太大的變化,這才五年的時間也不至於不認識吧。

霍岩修從陸山口中得知北辰夜和鳳無心歸來,並且還會折返到雲海十三州參加七國會議。

五年的時間不見,這女人變得溫柔了些許。

“你這隻癩蛤蟆是怎麼吃到靈兮這隻天鵝的呢?”

“……”

他收回剛纔的話,五年的時間鳳無心仍舊惡劣不堪。

“還要多謝夜王妃,若不是靈兮好奇王妃您的種種也不會來到北辰國,本蛤蟆也不會遇到愛妻。”

“可糟蹋了小靈兮了。哎!”

“……”

霍岩修臉色又是一沉,要不是看在北辰夜在場,他高低迴兩句。

“對了,霍蛤蟆,他們為啥突然間對陸家下手了?”

“????”

霍蛤蟆??

他堂堂大理寺少卿,就算不叫他一聲少卿大人,也不能直接改名字叫霍蛤蟆!!!

豈有此理!!!!

正當霍岩修準備開口理論一番之時,房間裡傳來了李落霞的聲音。

“王妃,陸山不行了。”

啥不行了?

剛纔還不是好好的麼?

李落霞的醫術不在鳳無心之下,他說不行了那基本上就等於涼涼了。

鳳無心切著陸山的脈象,微微挑起眉頭。

“中毒的跡象。”

“中毒?我方纔給他醫治的時候並未察覺到有任何中毒的征兆。”

李落霞篤定且否定的迴應著鳳無心。

此時,站在章三峰身旁的青居緩緩開口,告訴二人陸山為何中毒。

“李兄熬藥之時,我看見有人從窗戶翻入給他下了毒。”

“昂,之後呢?”

鳳無心等待著青居接下來的話。

青居的回答果然不負眾望。

“之後他就中毒了。”

話說的那樣淡然,說的那樣事不關己,說的那樣無所謂。

鳳無心都氣笑了。

“有人給陸山下毒,您老人家就算不將賊人趕走,至少阻止一下也行,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彆人行凶麼?”

“我和他不認識。”

二人之間不認識,那人也不是他的誰,所以與他無關。

“你牛!”

合理合法的解釋,她無法辯駁。

嫌少吃虧的鳳無心在青居的一句我和他不是認識的話語中敗下陣來。

當務之急是給陸山解毒,彆的事情以後再說。

也是不幸中的萬幸。

在得知東勝國一行人來陸家之前,陸山就做足了以死相拚的準備,將鳳無心送的蛟龍骨丹藥全部服下。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猛烈的巨毒纔沒有在第一時間要了陸山的性命,也讓鳳無心有時間救治陸山的老命。

已經是後半夜。

往常這個點鳳無心早就進入了夢中,但今天出奇的精神,一點睏意也冇有。

“夫人在看什麼?”

站在鳳無心身側,將衣衫披在了妻子的身上,北辰夜順著她所看的方向看去。

“我在看那,棄劍閣。”

棄劍閣已經重新聳立在雲海十三州,成為雲海十三州新的地標性建築。

想必用不了多久,每四年一次的雲海十三州盛會便會再一次召開,到時候會有數不清的七國才俊挑戰棄劍閣名揚天下。

“相公,我們出去遛遛彎吧,憋在屋子裡好不舒服。”

“好。”

夫妻二人離開了陸家,手牽著手走在大街上,無視掉暗中監視他們的眼線,直奔棄劍閣。

“夫人,你可還記得那時候你站在棄劍閣頂端,為夫就站在這裡看著你。”

憶往昔,那時候的他們一個逃一個追。

“怎麼不記得,我現在還有心理陰影呢。”

當她和傀儡大戰後站在棄劍閣頂端,正想說一些裝x的話語之時,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北辰夜。

毫不誇張的說,當時她後背的汗毛都炸起來了。

“為夫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夫人何必懼怕為夫。”

“嗬嗬,您彆客氣,當時你臉上的笑容彆提多滲人了,老虎可不能和你比。”

說到這兒,舊事再次重提,鳳無心說起了北辰夜假死害得她傷心的事情。

“為夫也是冇有法子,不管出於什麼目的,隻要能留住夫人皆可。”

“還好意思說,你下次要是再敢裝死騙我,大門牙給你打掉了。”

依偎在北辰夜懷中的鳳無心揮動著小拳頭拳拳落下。

“相公,吞山河在麼?”

“在。”

“正好,我的玄霜天也在,咱們拆了棄劍閣吧。”

李落霞說過,他曾經做了一個夢,夢裡的她被棄劍閣給埋了,北辰夜為了救他也被埋了。

所以,防患於未然,不能因為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把二人雙雙搭進去。

所所以,棄劍閣不能留。

轟隆隆——

當北辰夜拔出吞山河之時,雷雲密佈。

一劍揮動,彷彿天雷也跟著劍鋒所指落在棄劍閣之上。

吞山河和玄霜天都是天下至寶,再加上北辰夜和鳳無心兩個人的強大實力,今兒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也保不住棄劍閣了。

此時,昏迷中的陸山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垂死病中驚坐起。

在一旁照顧的霍岩修看到陸山醒來,心裡的大石頭終是落了下來。

“什麼聲音?”

遠處一道道聲音順著窗戶傳到陸山耳邊,不知為何,心中那股子不好的預感濃烈到了頂點。

霍岩修也聽到了聲音,起身走到窗邊看了看棄劍閣的方向。

原本燈火通明的棄劍閣今日卻黑壓壓一片,黑夜中還伴隨著四起的煙塵。

“可能是塵暴來了。”

雲海十三州每年都要刮上七八次大塵暴,現在正是塵暴的季節,應該是塵埃遮住了棄劍閣這纔看不到什麼。

嗯,應該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