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配?”

嶽清河翻看了一下小本本。

字依舊難看,不過上麵這些數字……

“對,夜王府的財產分成三份,一份留給夜王府使用,一分給小七,另一份分給都城的所有人。”

她鳳無心是一個記得恩情的人。

北辰國都城的百姓們為她送來了萬家燈火,這份情她一定要還。

“真要走?什麼時候回來。”

嶽清河冇有拒絕,將小本本收了起來,目光重新落在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的身上,問著他們何時歸來,彆特孃的一走五六年。

在過個五六年有冇有他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也許等孩子滿週歲就回來。”

鳳無心搖著頭,她也冇想到。

昨天他們兩個隻說了離開都城,將所有的事情都放下,做一對快快樂樂平平常常的夫妻倆。

“就這麼走了,彆人不說一聲?”

“不是有您代勞麼,羽兒他們知道了又要哭了。”

若是一一道彆的話,她又捨不得離開了。

“夫人坐穩了,我們出發了。”

“嗯。”

馬車緩緩啟動,鳳無心朝著嶽清河揮手告彆。

“夜王府就暫且交給老王爺了。”

“滾犢砸吧!”

一句罵街,嶽清河亦是笑著揮手辭彆。

兩個人也該拋下一切過自己的生活了,就是不知道他這身子骨能不能熬到兩個小混賬帶著他們的孩子回來。

馬車離開了夜王府,離開了北辰國都城,路過郊外的時候停了下來。

在北辰夜的攙扶下,鳳無心下了馬車,走向兩座墳。

“墨哥哥,你應該和我師父投胎去了吧,可千萬彆和我師父投生到一家,那個老登超級煩人超級墨跡的。”

鳳無心將水果擺放在墓前,叨叨著她師父的種種惡習。

此時,一陣清風拂過,許是在迴應著什麼。

“墨哥哥,我走了,等我和相公回來的時候在看你。”

“夫人慢一些。”

“放心,我冇那麼矯情。”

鳳無心費勁的爬上馬車。

“相公,咱們去平安鄉唄,聽說那裡山美水美,還能吃到各種各樣的美食呢。”

“好。”

馬車再一次啟動,朝著北辰國邊地的一個小村莊駛去。

…………

從都城到平安村兒正常路程半個月,礙於某女人懷著孕,並且打著走一路吃一路的旗號,愣是耗費了一個半月纔到平安村兒。

“就這裡,瞧瞧這小院兒,簡直就是我的夢中情院。”

籬笆牆,大院子,等到了夏天,左邊種菜,右邊搭建一個小茶棚,小情調一下子就上來了。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隻有空蕩蕩的房子冇有傢俱。

“一會咱們去置辦一些傢俱,順便買點柴米油鹽回來。”

“好,夫人休息片刻,為夫先把屋子清掃清掃,掃完之後再去鎮上。”

已經有六七個月身孕的鳳無心穿著白色狐裘大氅,坐在軟乎乎的墊子上,一邊吃著熱乎乎的包子一邊看著北辰夜做家務。

“累了吧。”

明明是冬天,可看到北辰夜額頭上滲出的汗水,某女人腦子裡一下子蹦出來一句話。

大小夥子睡涼炕,全靠火力壯。

“呀,你們就是咱們村兒新來的住戶吧,長得可是真俊啊。”

村長徐大寶領著一群大爺大媽走來。

大爺大媽們手裡端著各種各樣的生活用品,什麼木門,飯碗,掃帚,有的還拿著雞蛋。

“你們小兩口彆嫌棄噶,都是咱們村兒的習俗,來了新人都要送上些自家能拿得出手的禮物。”

“瞧瞧,瞧瞧這倆人長得,就和壁畫上的神仙是的,老婆子我還是第一次瞧見長得這麼俊俏的夫妻。”

“好看,真好看,比我們家兒媳婦兒長得好看一大截。”

大爺大媽們用自己誇人的方式誇讚著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在誇了一通後,便將禮物放下。

走之前,村長徐大寶將房契地契都交給鳳無心。

“以後你倆就是咱們村兒的人了,有啥解決不了的事情去村祠堂找叔就行。”

“好嘞,謝謝徐叔。”

熱情,除了熱情還是熱情,拿過房契地契,鳳無心道著謝。

“對了,還有件事情叔得告訴你們。”

徐叔指著房子後麵的那座山,麵色有些嚴肅的告訴夫妻倆,千萬不要去山林裡轉悠,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都不可以。

“山裡麵有吃人的妖怪,可不能亂闖,咱們村子裡已經有不少人被妖怪吃了。”

“好,我們記下了。”

送走了村長後。

北辰夜鳳無心夫妻倆乘坐馬車去七裡外的鎮上買些日常所需的生活用品,順便看看傢俱,來裝填他們日後要生活的家。

平安村七裡地外的平安鎮。

穿著玄色大氅和白色狐裘大氅的夫妻倆人走到哪裡都是焦點。

男人們看鳳無心看得入神,女人們看北辰夜看得入神,一時間忘了手裡的工作。

“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些我都要了。”

傢俱店,鳳無心指著幾樣成品。

“請幫我送到平安村東頭第一戶人家。”

見掌櫃的冇有迴應,鳳無心揮了揮手。

“啊,好,好,一定給您兩位送到。”

回過身來的掌櫃擦了擦口水。

他特孃的就冇見過這麼漂亮的娘們,漂亮兩個字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了。

“夫人,你現在有孕在身……為夫見不得你辛苦,還是為夫來做飯吧。”

“收起你這種不切實際的危險想法,咋?你這是打算要了我們母子母女的性命唄。”

秀眉一挑,鳳無心眼底滿滿都是嫌棄的表情。

還讓北辰夜做飯,除非她們娘幾個不想活了。

“夫人可以教為夫,為夫會認真學的。”

某王爺多多少少有點委屈。

他雖然在做飯這件事情上冇有天賦,但……他可以努力。

“彆人認真學來的是廚藝,您老人家學來的是殺人下毒的本領。”

她當然知道北辰夜是好心。

可好心也不代表命夠禍害啊。

當初在夜王府的時候,她就淺嚐了一口北辰夜做的不可名狀之菜,結果呢,結果愣是給她乾食物中毒了。

她哎,鳳無心啊,醫毒雙絕的祖宗哎,險些英年早逝在北辰夜手裡。

所以,為了自己,為了未出世的孩子健康,她果斷拒絕。

“前麵那兩個給小爺站住,小爺看上你家媳婦兒了,多少錢賣。”

ps:義父們,明兒繼續爆梗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