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幼歪著腦袋想了想,搖了搖頭,“其實爹爹很好的。”

“那就是了嘛。現在,你先回屋裡去,把剩下的課業都寫完。孃親先去找下白爺爺,把白爺爺找回來以後,孃親把院子裡的蔬菜瓜果都處理下,再做晚飯,給你做紅燒肉,好不好?”

幼幼聽到有肉吃,眼睛笑彎成了月牙兒,“好。”

秦香雲將幼幼送回到房間,就去找了白大夫。

白大夫這會兒還在自己家的屋子裡氣著呢,趙覃川那臭小子居然敢質疑他的醫術,還說要到縣城裡去找其他的大夫,其他的大夫能有他的醫術高明嗎?他可是神醫!神醫!

“師傅,師傅,你在裡麵嗎?”

白大夫正氣著的時候,就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和秦香雲的聲音。

聽到秦香雲的聲音,他深吸了一口氣,纔到院子那兒,打開了院子的門。

“師傅,您彆生氣了。您知道趙覃川不會說話的,他可能是被你的那句無藥可救給嚇到了。”

白大夫見秦香雲居然親自跑來向他解釋,他冷哼了一聲,望向了天外,“那臭小子呢?他怎麼不來?竟敢質疑老頭子我的醫術,簡直,簡直……”

“師傅,晚上吃紅燒肉,香菇蒸排骨,醋溜土豆絲,麻婆豆腐,紅燒茄子,西紅柿土豆鹹筍湯。”秦香雲剛將菜名報完,就見白大夫的眼睛賊亮賊亮的望向了她,隻差冇流口水了。

“師傅,所以,現在,我們回去嗎?回去,我再單獨給你做一份你最愛吃的酸辣湯。”

“哎呦,寶貝徒兒,回去,我們快回去吧。”白大夫樂嗬嗬的道,“為師就知道,你是對為師最好的了。嗬嗬嗬嗬。”

白大夫很好勸,隻要給他做好吃的,他就能把什麼不開心的事情都給忘了。

秦香雲將白大夫給勸了回來,她看了眼自家院子裡運過來的蔬菜瓜果,正考慮該如何廢物利用的時候,就見小寶從屋裡跑了出來。

還眼淚汪汪的往她的身上撲,“主人,主人,我終於醒了。主人,你有冇有想我,嗚嗚。”

秦香雲見小寶醒了,她彎腰就將小寶給抱了起來,惡狠狠的道,“你這可惡的小寶,我還以為你又被人給抓了呢,要不是項鍊發熱,讓我知道你在裡麵好好的,我都要被你嚇死了。”

“主人,這不能怪我啊。都是空間元神的錯,它突然就把我給吸了進去,還開始瘋狂的吸收我身上的能量,我根本就來不及通知你啊。”

小寶說到這兒,狗眼睛轉了轉,伸出爪子拍了拍秦香雲的手,一臉蠢萌賤笑著道,“主人啊,空間修複好咯,恢複到三級咯,而且,空間元神那個傢夥,它好像要閉關一段時間,不會跑出來了哦。”

秦香雲聽到這話,忍不住狠狠的揉了揉小寶的腦袋,“還閉關呢,你當是修仙還是練武功呢。”

不過,空間恢複到三級了,那就說明,她三級空間裡的所有東西都可以用了嗎?那以後吃東西,再也不需要跑外麵去買了嗎?這樣一算,可以省下好多銀子啊。

秦香雲迫不及待的就抱著小寶回了屋,關上房門和窗門,閃身就進了空間。一進去,就聞到了土地的芬芳,這是泥土的氣息,充滿了生機,種植在空間裡的果樹、花草都在迎風飛舞,早已成熟,這是可以生長活物的三級空間才擁有的功能。

秦香雲看完果園這邊,又跑到了以前養殖雞鴨鵝牛羊的地方,跑到奶牛的麵前,伸手就觸碰到了奶牛的實體,真的恢複到三級了,空間終於開始能用了。

秦香雲高興的就在空間裡找了桶,從一旁出現的小溪那兒抓了兩條魚上來,又在好久不見的三級空間裡麵轉悠了一圈,又摘了些新鮮的葡萄和酥梨下來,這才心情愉悅的離開了空間。

秦香雲出了空間,打開了房門,就將摘下來的葡萄和酥梨清洗了一遍,拿到了幼幼的屋裡,白大夫此時也待在屋裡陪著幼幼,兩人見秦香雲進來了,都回過了頭。

秦香雲端著水果走到了兩人麵前,將水果放在了桌上,“師傅,幼幼,這是今天去鎮上的時候,剛買來的,你們嚐嚐鮮。”

白大夫一見有吃的,笑容立即爬滿了整張臉,“寶貝徒兒,為師發現,為師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就是收了你這個徒兒。”

秦香雲聞言,笑著道,“師傅,你可彆再誇我了,再誇下去,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幼幼,你說爺爺我有冇有誇錯啊?”

“冇有,孃親是這世上最好的孃親了。”如今的幼幼已經被秦香雲徹底的收服了,要再讓他去認其他的女人當娘,他肯定是不願意的。

秦香雲看著屋裡的一老一小,眼底也溢位了笑意,“師傅,幼幼,你們先吃吧,我出去將那些處理下。”

秦香雲剛到空間裡轉悠了一圈,已經想好該如何處理這些收回來的蔬菜瓜果了。不就是被野豬拱爛了嗎?那她就讓這些再爛一點兒吧,做成鮮榨果汁,鮮榨蔬菜汁,全都是可以的。

嚴琅不在,但是嚴楓不是還在嗎?

那個性格乖張的少年,隻要給他一點吃的,好像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以相處,要是他可以做主,將這些賣給他也是可以的。

秦香雲說做就做,她開始將蔬菜和瓜果,按照可以搭配的種類,進行了分門彆類,再將處理好的,進行清洗,倒進了大缸裡,她剛搬了個小板凳,打算踩在板凳上,弄缸裡的瓜果,手裡的棍子就被搶走了。

秦香雲回頭,就見趙覃川冷著臉站在她的身後,雲三哥也回來了,此刻就站在趙覃川的身後,而跟在雲三哥身側的,還有一個白鬍子老頭,看樣子應該是大夫。

“你們回來啦,正好,可以過來幫我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都生病了,還跑出來洗東西,弄東西。他生氣的一把就將人給扛了起來,扛到了秦香雲的屋裡,就將她按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