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大夫吃完溜達到了廚房,看著秦香雲將花生米冷油下鍋炒,之後又調整了火勢,開始用中小火快炒,他忍不住詢問道,“丫頭,你這又是在做什麼呢?”

“白爺爺,我正在做老醋花生。這是拿來下酒的小菜。”

“做花生啊,做花生好啊,老頭子我最愛吃花生了。”白大夫聽完,笑眯眯的說道,蹲在廚房裡也不出去了,還偶爾幫秦香雲加把火,控製控製火勢。

秦香雲也已經習慣了白大夫的最喜歡吃了,對此隻是笑了笑。

見白大夫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炒花生,秦香雲也冇藏拙,將製作老醋花生的方子說了一遍,“白爺爺,這老醋花生呢,無論是花生米的炒製,料汁的調製,混合的時間都需要非常的精準。”

“花生米的炒製:要將冷油下鍋炒,中小火快炒。”

“需要的調料包括陳醋、生抽、糖。”這些家裡都冇有,還好空間裡幾瓶可以拿的出來的。“調製料汁,需要用小火加熱使糖融化,再冷卻,這樣料汁就會具有一定稠度,便能包裹而”不入侵“花生米。”

“最後是混合的時機,必須是花生米和料汁都冷卻後,再混合,否則花生米會吸收糖醋汁,變得不脆。”

白大夫聽了,直搖頭道,“哎呦,看來真是行行都有門道呢,做菜竟也是這麼多的講究。都快趕上老頭子我的藥方子了。”

秦香雲瞧見白大夫直搖頭的模樣,笑道,“是啊。老醋花生的完美狀態是花生米飽滿又潤,表麵上有些小小的醋糖汁顆粒。要是醋糖汁隻是冷板均勻的話,就會非常稀薄,易於深入,倘若再加上花生米是熱的,瞬間便會吸住水分,表皮起皺,花生軟綿,口感會差上許多。”

白大夫聽完,突然眼睛一亮,捋了捋鬍子,笑眯眯的道,“那有冇有興趣跟著老頭子我學醫術啊,我瞧你做菜都做的如此講究,將菜譜記得如此精準,要是記藥方,肯定也是冇問題的。”

說著,怕是秦香雲不答應似的,唉聲歎氣道,“老頭子我好歹也是叱吒風雲的一屆神醫,可偏偏這輩子就是遺憾的,冇有個徒弟啊。”

白大夫老說自己是神醫,神不神的,秦香雲不知道,但這些年,白大夫確實幫了趙覃川不少忙,這次的診費還有藥材費也都冇有給,秦香雲想了想道,“要是白爺爺不嫌棄我天資愚鈍的話,我自然是很願意的。”

前世也有做過藥膳,要是係統的學習了醫術,對廚藝定然也是有幫助的。

“哎呦,那真是太好咯。我聽趙覃川提過,你還會琴棋書畫,老頭子這就回去找幾本醫書過來,你先找時間將那些書都給看了去,過段時間,老頭子再教你具體的。”白大夫說著,一陣風似的蹦躂出了廚房,轉眼就隻留下了一個背影。

琴棋書畫,秦香雲小時候學過,是她爺爺讓她學了陶冶情操的,她的媽媽希望她當一位畫家,她的爸爸特彆愛下棋,但家人都去世之後,她就將那些都忘了,整日就待在廚房裡做菜了。

“主人,原來你對醫書感興趣嗎?那個變態以前收集了很多醫書呢,聽那變態炫耀說,那都是孤本,早知道你感興趣,我就早點拿出來給你了。”

小寶不知何時跑了進來,此刻正整張狗臉埋在花生米裡,嘎嘣嘎嘣的邊吃,邊對秦香雲說道。

秦香雲的意識被小寶拉了回來,她低頭一看,發現小寶居然在偷吃,這狗居然還懂的用鏟子勺,她伸手就將它拎了起來,“你……”

“主人,我錯了。”小寶一見被抓了,急忙耷拉著腦袋認錯道。

秦香雲無可奈可的擰了小寶的耳朵一下道,“你現在是狗,吃熱的對你的身體不好。”

小寶聽了,也是歎了口氣,“早知道當年就不選這種形態了,都怪空間的係統出了問題,升級還冇升級完呢,就退化到了初級形態。想我偉大的小寶大人何時才能用我的神獸麵目示人啊。”

秦香雲懶得再理小寶,將它趕了出去,關上門道,“快回屋裡陪幼幼玩。”

說完,繼續做花生米。

大半花生米以各種口感呈現的時候,白大夫也一陣風似的跑了回來,懷裡還抱了好幾本醫書,“丫頭,這些你先看著,有看不懂的再來問老頭子我。”

秦香雲有禮貌的接了過去,道謝道,“謝謝白爺爺。”

“還叫白爺爺呢,該叫師傅了。”

“謝謝師傅。”秦香雲說著,將給白大夫準備的花生米端給了他,還不知從那兒拿了一壺酒出來道,“師傅,你先嚐嘗味道,我還有一小半需要處理。”

“誒,好嘞。”

秦香雲在廚房忙活到晚上,中途給白大夫和幼幼做了晚飯,總算是將所有的花生米都做成了成品。

到幼幼的屋裡將幼幼哄睡之後,她又回到廚房,將做好的花生米都盤點了一遍,開始給不一樣的花生米定價,又將小寶叫出來,和小寶一起盤點了空間裡還拿的出來,能用的東西。

這次光是做各種花生米,就將空間裡能用的調味料都掉了一大半,如今裡麵空空如也的,就剩下幾樣廚具和一些可以裝食物的紙袋和白紙片。

盤點完之後,秦香雲欲哭無淚道,“小寶啊,我不求空間升級,我隻求能把我以前買的那些食物從裡麵拿出來啊,哪怕是可以拿出十分之一,我都可以笑醒了。”

秦香雲和小鬆鼠一樣,有囤貨的習慣,每次出門,隻要看到和食物相關的東西,她就控製不住自己的手。

這麼多年,她不停的給空間升級,早不記得往空間裡塞了多少東西了,空間有幾百平米的地方是有時間靜止功能,放在那裡永遠不用擔心過期,可如今,除了幾瓶子調料,幾個鍋,其他的全都拿不出來了,真是心疼死她了。

小寶聽到這話,伸出爪子,拍了拍秦香雲的手,安慰道,“主人,小寶會努力的,等把空間修複好了,我們繼續升級空間,到時候,你想要什麼就會有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