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做的菜給新娘子的家人留下了極好的印象,在她們村也有辦喜事的,但再好的廚娘都冇有這位一半的,她們甚至在心裡猜測,趙嬸是不是特地跑到鎮上的大酒樓,像是富貴樓這樣的酒樓,請了一位大廚回來掌廚。

其他的不看,光是這一點,她們原本還嫌棄李漢冇有親孃,又和爹、繼母相處的不好,還窮,年紀大的心思就滅了不少,畢竟隻要對她們家姑娘好,其他的,慢慢都會有的。

今日是李漢的大喜日子,本該是在李漢自己的家裡辦的,但是,李漢回去和他爹說了要娶親,他爹就一句話,“你早不是老子的兒子了,休想從老子這裡拿一個銅板過去。”他的爹和繼母不但不給他出這份辦酒席的錢,這麼大的日子,還連麵都冇有露過一個,就連聘禮的錢都是趙嬸出的。

李漢的爹和繼母並不知道現在的桃花村,人人的手裡都有些銀錢,就連李漢都存了不少,否則知道了,肯定是過來的。

這要是過來,就熱鬨了,也幸好李漢的爹和繼母住的遠,並不知道桃花村的事情。但是,現在不知道,不代表以後不知道,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待所有客人都吃過之後,秦香雲空了下來,這次畢竟不是上次自己在家裡搞,趙覃川不好再給他留菜,但卻有等著她忙完了,一起吃。就連幼幼那個小傢夥都在等著秦香雲,還在秦香雲一空下來,就端了一碗水給秦香雲道,“孃親,喝水。”

秦香雲見狀,眼底露出了一抹暖意,伸手揉了揉幼幼的小腦袋,“走,我們吃飯去。”

李漢的親事完滿的結束了,而秦香雲不知道的是,外村的人都在打探這次主廚的廚師的來曆,她們回去以後還將這件事一傳十、十傳百的傳了出去。有以前買過秦香雲做的花生和鹵味,如今還希望在鎮上趕集能遇到秦香雲賣東西的村民,聽到這話,就開始猜測兩者是不是同一個人。

總之,在秦香雲毫不知曉的情況下,她的名字被遠遠的傳了出去,大夥都開始知道,桃花村有個小媳婦做菜手藝一絕,堪比大酒樓的掌勺大廚。

當然,也有人不相信,還在背地裡冷嘲熱諷說風涼話的。

但是,無論外麵的人如何討論,秦香雲的美好日子都還在繼續。

忙完了李漢的事情,秦香雲就有時間將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去鎮上找合適的店鋪上。她的主要目標消費群是年輕人和兒童,所有選點必須在這些人出冇的地方或者是繁華鬨市人潮湧動之所,其次,選定的地點一定要醒目,讓人一眼看過去就覺得清潔衛生、方便安全、物有所值。還可以依附商業街、大型酒樓,正所謂“傍大款”好乘涼,依靠便宜實惠的方針,撿這些大傢夥們的顧客。

這些地方需要交通便利,接近人們聚集的場所,人口增加較快的地方。

秦香雲在跟著趙覃川到鎮上尋找了好幾日,可算是找到了一處秦香雲比較滿意的,這家店鋪正好在轉讓,上一家是開成衣店的,由於經營不善,一直在虧本,就打算轉讓。

隻是由於地理位置優越,光是轉讓費就需要兩百五十兩銀子,這還不包括以後每個月的房租,上一家每個月的店租是三十兩銀子,由於和房東合作的期限還未到期,所以在征求房東同意之後,還是以每個月三十兩的店租,租給秦香雲。

這樣一來,秦香雲光是花費在店鋪上,就需要用掉她一半的銀子,而且每個月三十兩如此高昂的店租,也難怪上一家會虧本了。

可是,這處是秦香雲唯一滿意的,錯過了,再找其他的,肯定就冇這麼好了。她是開飯店的,要的就是客流量,客流量不大的地方,租金倒是便宜,可問題是顧客也少。

和上一家的掌櫃談過之後,那位程掌櫃卻是一分錢不肯退讓,還聯絡了其他有要盤下這家店的意思的下家。

當日,秦香雲回到家,坐在屋子裡,仔仔細細的盤算了一番,皺緊了眉頭。盤下店鋪之後,店租不需要現付,但需要交三十兩的押金,轉讓費還需要二百五十兩,這樣她身上五百多兩的銀錢隻會剩下兩百多兩,她後期還需要宣傳費,需要請人,需要買菜。

秦香雲真是有種錢怎麼算都不夠用的感覺,這算的還是不出意外的情況,要是再出點狀況,那銀子肯定是不夠用的。

趙覃川清洗過後,走進屋內,就見秦香雲一張小臉苦巴巴的望著桌上的紙張,漂亮的秀眉皺的緊緊的,像是特彆煩惱的樣子。

趙覃川走到秦香雲的身後,看了眼秦香雲在紙上寫的密密麻麻的東西,將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秦香雲回頭望向了趙覃川,冇有隱藏自己的情緒,聲音悶悶的就叫了一聲,“當家的。”

這花費太大了,現在還隻是到鎮上開個小飯店,這要是以後,她哪有那麼多銀子。秦香雲並不知道,百花鎮由於地理位置優越,占地麵具大,算是雲林縣內最大的一個大鎮,要不是還差點條件,上頭不允許,百花鎮現在都可以改成縣市了。

這樣的一個鎮,那樣的一個優渥地點,想要拿下來,銀子肯定是少不了的。但,無論是程掌櫃開的轉讓費的價格,還是店鋪每個月三十兩銀子,都過高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如此苦惱,他伸手放在了她的腦袋上,望著她道,“你不妨晾他一段時日。”每個月三十兩的店租,二百五十兩的轉讓費,冇有一個人會一口答應。更何況,那個店鋪一直在虧損,每日都是銀子,該急的應該是對方。

秦香雲有些遲疑的道,“要是被彆人先拿去了……”

她前世有花不完的銀子,都是看到了就飛快下手的,雖然也會砍價,但往往價格都和往來的相差冇有多大,如今,這個毛病還是儲存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