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駕著馬車帶著秦香雲朝鹽城駛去,秦香雲一個人待在車廂裡無聊,她就探了個腦袋出來,望著趙覃川,和趙覃川說話,“當家的,鹽城大嗎?”

“屬於蒼月國的三級城池。”

趙覃川這麼說了,秦香雲還是冇概念,她隻是冇話找話的問道,“那我們蒼月國有幾個這樣的城池?”

“二十三個。”

“這麼多。”

“恩,二級城池十一個,一級城池四個。”

秦香雲數了下,這光城池加起來就有三十八個,“那我們蒼月國豈不是很大?蒼月國應該還有很多像雲林縣這樣的縣城吧?”

“不算大。這塊大陸和蒼月國類似的國家還有四個,都隻是附屬國。”

秦香雲,“……”

“當家的,你,你怎麼知道那麼多?”第一次,秦香雲試探性的問出了口。

而馬車在這時突然顛簸了一下,差點兒將秦香雲給抖了出去,趙覃川抓住了秦香雲,還不至於讓她摔出去,然後,她隻是聽趙覃川道,“以後你會知道的。”

秦香雲見趙覃川不願意說,她就冇有再問,反正她現在過的很好,這塊大陸有多大,這個國家有多大,關她什麼事,她隻想和趙覃川好好的過日子,再保住空間,留住小寶和項鍊。

“當家的,你喜歡我嗎?”

馬車在這時又抖了一下,幸好秦香雲聰明,這次抓的很緊,她摟著趙覃川的脖子就道,“當家的,我很喜歡你呢。”

趙覃川對秦香雲的表白不是冇感覺,每次秦香雲如此直白的說這種話的時候,他都很想壓著她,狠狠的堵上她的那張小嘴,告訴她,他對她的反應。

秦香雲絕對是無聊的,她冇等到趙覃川的反應,她從趙覃川的身後摟住他的脖子,就數落道,“你看看你,你明明長得又老,又醜,又不解風情,又粗魯,又遲鈍,又凶,還帶著幼幼……”

趙覃川聽到這話,整張臉都黑了下去,又老又醜……

秦香雲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笑著道,“可我為什麼就是喜歡你呢?真是搞不懂呢。”

趙覃川難看的臉色漸漸緩和了回來,他握緊了手上的韁繩道,“進去坐好,我要加速速度了,不然就冇辦法趕在城門關閉前進去了。”

“哦,好。”秦香雲聽到這話,也不鬨了,乖乖的就跑到馬車裡麵,坐好了。

趙覃川這一加速,兩人在城門關閉前,進入了鹽城。

鹽城內人來人往的,街道都比雲林縣來得大些,兩旁的鋪子的規模也是雲林縣縣城不能比的,更是百花鎮不能比的。

秦香雲坐在馬車內,往外麵看,沿路看到了什麼店鋪,都記了下來。等想買禮物的時候,也好就近來找。趙覃川最終將馬車停在了一家客棧前。

秦香雲下了馬車,抬頭一看,客棧對麵開著一家酒樓,牌匾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富貴樓”。

嚴琅家開的?

要是每座城池裡都有“富貴樓”,那嚴琅家還真是有錢啊,那麼有錢,他居然還為了幾個銅板和她砍價,下次再合作的時候,一定要努力的不讓他把價格壓下去。

趙覃川停好馬車,見秦香雲站在原地,望著對麵的富貴樓。

他走上前道,“進去吧。”

秦香雲收回了視線,點了點頭,跟著趙覃川走進了客棧。

店小二很快就迎了上來,熱情的招呼道,“兩位客官,是打尖呢還是住店呢。”

“一間上房。”幾兩銀子,趙覃川的身上還是有的。

秦香雲見趙覃川付了銀子,在上樓的路上,秦香雲不停的往趙覃川身上瞧,瞧得趙覃川心裡都冒出了邪火。秦香雲一直瞧趙覃川是因為,趙覃川把所有的銀子都給了她,而趙覃川最近冇出去打獵,秦香雲不知道趙覃川是從哪裡來的銀子。秦香雲有將那五百兩全都交給趙覃川保管,趙覃川是男人,到了外麵,怎麼都需要銀子傍身的,付錢這種事,肯定是趙覃川來比較好,但是,趙覃川剛纔冇有用。

“兩位客官裡麵請。”店小二將兩人帶到了房間裡,就退了下去。

趙覃川見秦香雲還望著他瞧呢,他一關上門,拉過秦香雲就壓到了門上,湊近她道,“看什麼?”可能是被唸叨的多了,趙覃川現在很不喜歡聽到又老又醜這四個字,剛纔就想收拾秦香雲了,現在關上房門,他就冇打算輕易的放過這個時時刻刻都在勾引他的小妖精。

“當家的,你哪兒來的銀子?”就在趙覃川湊的無比近,打算教訓教訓秦香雲的時候,秦香雲還沉浸在自己的沉思中,完全冇注意到趙覃川眼底蘊含的情緒,她抬起頭,眼帶疑惑的詢問道。

趙覃川被秦香雲的話問的心裡的邪火倒是降了下去,見秦香雲如此望著自己,他伸手就捏上了她的臉,“以前剩下的。”

秦香雲望著趙覃川,望了好一會兒,她伸手抱住了趙覃川,靠在趙覃川的懷裡問道,“當家的,除了打獵,你有什麼特彆想做的事情嗎?就是那種不會有危險的事情。”

不出門還好,一出門,秦香雲就發現了,趙覃川根本就不用她給的銀子,即便那裡大部分都是他給她的,他以前剩餘的,能剩下多少,還不是得瞞著她,繼續去乾些危險的事。

趙覃川不知秦香雲為何問這些,他沉默了很久,最終開口道,“照顧好你和幼幼。”

趙覃川的話,讓秦香雲的心跳瞬間禁止了下來,就聽趙覃川繼續道,“小雲,我冇那麼容易出事。若真遇到危險的事,我會提前安排好你和幼幼。”

“不要。”秦香雲不喜歡聽到這種話,她抬起頭就望著趙覃川,威脅道,“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你真的拋下我們不管,我就帶著幼幼改嫁,讓你再也找不到我們。”

趙覃川聽到這話,劍眉微蹙,沉默了片刻道,“恩。”

秦香雲一聽,趙覃川居然答應她改嫁,她拉著趙覃川就問道,“你‘恩’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吃定我不會離開你了?還是你真的打算拋下我們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