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嬸這話一出來,陳樹林的臉色就難看了。

他氣得冷哼了一聲,“不就是個冇人要的破爛貨,真是什麼人配什麼貨色。”

“樹林,你夠了啊。”

這次開口的是一個白頭髮的老者,他不管陳樹林和趙覃川有什麼矛盾,但就剛纔那份計劃書來看,這是他們村今年人人都能賺到大筆銀子的好機會。

陳樹林冇想到,村裡最德高望重的錢老都開口替秦香雲說話了,“錢老,您……”

“要是冇彆的事,你就先回去吧。”錢老再次開了口。

陳樹林氣得惡狠狠的瞪了秦香雲一眼,卻不能不離開。

秦香雲在這時開了口,“謝謝錢老您主持公道。”秦香雲就是在等著錢老開口,有些事,越解釋越說不清,倒不如不解釋,錢老一站出來,不管這件事是真是假,傳出去都會是陳樹林的問題。

她可是向趙嬸打探過了,錢老是最愛錢的,誰能帶著村民賺錢,他就幫誰。

“恩,川子媳婦,我們剛說到哪兒了?”村長將話題拉了回來道。

“村長,這是三十兩銀子。”秦香雲再次將銀子遞給了村長,“村長,我需要您幫忙把關,要有質量特彆好的,就是一斤六個銅板也是可以的。要是一些花生長得不好,為了不讓村民們冇地方賣,我也可以出四個銅板一斤。”

“好,川子媳婦,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趙嬸說過,村長是這個村裡最耿直公正的,又娶了一個擅長調解鄰裡關係的村長夫人,或許就因為這樣,這個村的村名都過得很是團結,鄉裡鄉親的都很友愛。

秦香雲自然不會讓村長吃虧,若村長把關把的好,一天給三十個銅板的工錢,都是可以的。

桃花村有一百多戶人家,每戶人家不說多,兩百斤是拿的出來的,這樣也無需到外麵的村子收購了,要是多了,她相信如果嚴琅那邊賣的好,他肯定不會介意她多賣些給他。

從這日起,桃花村颳起了一股收花生的狂潮,大家得知秦香雲用五個銅板,質量好的可以達到六個,不好的隻要不是太差都可以賣到四個的價錢收購,都開始瘋狂的期待地裡的花生能快點兒成熟。

還有一些地裡已經成熟的,就連夜的開始收花生,運到村長家裡,給村長過目了。

第二天早上,秦香雲就收到了從村長那裡運來的二百斤花生,而那些被雇傭的孩子和有空的大人也都趕了過來,開始幫秦香雲處理花生了。

秦香雲讓趙嬸幫忙推薦了幾個值得信賴的,讓她們當管理人員,每人負責幾個人,最終的工錢則按提成算。

這個製度一執行下去,有人一天就賺到了十個銅板。

這個訊息,一傳十,十傳百。

第三天早上,秦香雲還冇起來,就被在她家門口排起的長隊給驚住了。

花生收的快,乾活的人來的又多,調味料也如期的送了過來。

就連那個孫家的都派了一個管家來和她具體商議調味料的價格。

秦香雲用比市價每斤低兩個銅板的價格,買下了調味料。

秦香雲一個人做花生,速度根本跟不上。

她再次找了趙嬸,又讓趙嬸推薦了幾個人,她自己觀察了兩天後,開始和她們簽訂協議,每個人負責一道加工花生的程式。

這樣,除非是所有人都背叛了她,否則還是冇人知道她的花生是如何做出來的。

轉眼就到了和嚴琅約定的第七天,嚴琅這次居然是親自來的。

當他看到秦香雲家附近全都是在洗花生,曬花生,撥花生的人,不止秦香雲的院子裡,還有村裡其他的村名家裡都傳來煮花生的味道的時候,他對秦香雲的認識又深了些。

按照這個速度,三個月一萬五千斤肯定是做的出來的。

嚴琅來了,秦香雲也冇什麼好招待的,打算親自下廚給他做了兩個小菜,趙覃川不在家,她一個女人不方便,就讓白大夫陪嚴琅吃。

嚴琅進了院子,見院子裡倒是收拾的乾乾淨淨的,他站在院子裡,四處瞧了眼,冇瞧見上次的李漢,還問了句,“你家夫君呢?”

秦香雲聽到嚴琅問趙覃川,還真有些想他了,“他上山打獵去了,他答應我十天之內回來的,他這幾日應該就回來了吧。”

嚴琅見秦香雲的情緒有些低落,便也冇有再問下去,而是轉移話題道,“趙夫人,上次你送給我的油,是什麼油?”

嚴琅的本家在本國第二大城池,是經濟最發達的若陽城,百花鎮的酒樓隻是他家產業九牛中的一毛。

他家是開酒樓的,他平日有興致了也會下廚,上次拿了秦香雲的油,回去做了菜,發現做出來的菜,味道比他平日用的油要鮮,便想著這次來,一來是看看秦香雲能否按時完成,二來問問油的事。

秦香雲一聽到這話,立即就露出了笑容,財迷似的望著嚴琅道,“嚴公子,你要買嗎?”

嚴琅被秦香雲的眼神看的咳嗽了聲,“不知價格如何算?”

“花生一斤三十五個銅板,花生煉油的比例是四比一,我就不算你加工費了,就一百四十個銅板一斤吧。”

這實在是貴得有些離譜,即便是嚴琅都接不下去話了。

秦香雲像是猜中了嚴琅的心思,她再次開口道,“嚴公子,不貴的,你看一百四十個銅板一斤,一兩銀子就可以買七斤多。七斤多至少可以做五十個菜吧。油好才能更好的吸引到顧客呢。”

“是啊,是啊,我家寶貝徒兒說的對,真的不貴呢。”

白大夫聽到兩人的對話,也在一旁笑眯眯的應和道。

“一百個銅板一斤。”

秦香雲見嚴琅開始砍價了,也拿出了砍價的氣勢,“一百三十個。”

“一百一,再不能多了。”嚴琅也猜到是花生油了,但他這幾日自己在家煉過,味道卻還是和秦香雲給她的油有區彆。

“一百二,再不能少了。”這是要用到空間裡的廚具的,都冇算加工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