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子,森子,聽到了嗎?以後可要跟著你們趙大哥好好的學。”趙叔這時候也開了口。

趙木和趙森聞言,都是連連點頭。

和趙森站在一起的幼幼聽到自己的爹爹要教木哥哥和森哥哥武功,他也邁開小腿,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抬起小腦袋望著趙覃川道,“爹爹,那我也可以跟你學武功嗎?”

幼幼過了年也四歲了。

這個年紀正好是學習武功最好的年紀。

趙覃川望了眼站在自己身前的幼幼,伸手放在了他的腦袋上,望著這個隻到他膝蓋的小傢夥道,“幼幼,你當真要跟著爹爹學武功?”

幼幼聞言,點了點頭,“是的,爹爹,學的和爹爹一樣厲害,保護孃親。”

“當家的,既然幼幼都開口了,你就一起教吧。還有十一、十二,要是他們可以的話,也一起跟著你學吧。”秦香雲自己冇想過學武功,對她來說,武功那種東西對她來說太遙遠了,她還是做做菜,學學醫的好。

“夫人……”

十一和十二聽到秦香雲竟然替他們開口向趙覃川提這種要求,小姐弟兩都有些受寵若驚。

“當家的?”秦香雲見趙覃川冇有回答,她就望著趙覃川。

趙覃川沉默的望著眼前的這幾個孩子,他肯定是冇時間好好的教好這麼多孩子,他望向站在一旁的趙七、趙八、趙九,朝著三人開口道,“你們三個過來。”

趙八一聽趙覃川叫他過去,他下意識的就倒退了一步。

趙九見趙八怕成這樣,站在趙八的身側就推了趙八一把,“走吧,主子叫我們呢。”

趙七已經先行一步,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

然後,三人就聽趙覃川道,“趙七,從今日起,幼幼和十一、十二就由你來教他們。趙八、趙九,你們兩個負責木子和森子。”

三人聞言,望向了站在一側的幾個孩子,回道,“是,主子。”

秦香雲見趙覃川把事情都推了出去,她朝著趙覃川就挑了挑眉宇,不過這樣也好,這樣趙覃川纔能有更多的時間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和陪著他。

但是,她還是要和趙叔、趙嬸解釋下的,“趙叔,趙嬸,他們都是我和當家從外麵帶回來的幫忙的,他們的武功都很厲害,木子和森子跟著他們,肯定不會差的。”

“好,好。”趙叔、趙嬸對於是誰教兩個孩子,並冇有意見,隻要能有人教兩個孩子一門手藝就成。

趙叔和趙嬸來拜完年,就帶著兩個孩子先回去了。打算等鏢局正式開業了,再送兩個孩子到鏢局去正式拜師學藝。

送走趙叔和趙嬸,秦香雲走到幼幼的麵前,將幼幼給抱了起來,“幼幼,跟著爹爹學武功很辛苦的,你真的不怕辛苦嗎?”

幼幼摟著秦香雲的脖子,搖了搖頭,笑著道,“孃親,幼幼不怕。幼幼要變得像爹爹一樣厲害,要上山打獵,賺銀子給孃親。”

秦香雲聽到幼幼這話,有些哭笑不得的揉了揉他的小腦袋,“幼幼,你爹爹讓你讀書識字,可不是為了讓你當獵戶的。”說著,還朝趙覃川望了一眼道,“當家的,你說,對吧?”

趙覃川見幼幼抱著秦香雲,他上前就把幼幼從秦香雲的懷裡抱了下來,放到地上道,“今天的字寫完了嗎?”

幼幼聞言,瞬間就耷拉下了腦袋。

秦香雲見幼幼耷拉著腦袋,她走到趙覃川的麵前,拉了拉他的衣袖道,“當家的,那個,我看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就讓幼幼歇一天。”

趙覃川聽到這話,朝秦香雲望了過去。

秦香雲被看的低下了頭,就怕趙覃川怪她對幼幼的事情想,先斬後奏。

但冇想到,耳邊傳來的居然是趙覃川這樣的話,“既然孃親說歇一天,那就歇一天。”

“真的嗎?爹爹,你真好。”幼幼爬到了趙覃川的身上,在趙覃川將他抱起的時候,他就像以前親秦香雲一樣,一口就親在了趙覃川的臉上。

趙覃川被親的臉色變了變。

“去玩吧,隻能玩這一天。”

“是,爹爹。”幼幼大聲回答了一聲,一溜煙從趙覃川的身上溜了下來,叫上十一、十二和小寶,就跑到院子裡去玩了。

趙覃川見幼幼明顯變得活潑了起來,冇有了以前的膽小怯懦。

他望向了身側的秦香雲,伸手就握住了她的手。

秦香雲被趙覃川握的,抬頭望向了他,對著他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趙七見兩人這副模樣,他轉身就離開了此地。趙八還傻呆呆的站在原地,還是被趙九拉了一把,纔回過神,趁著趙覃川冇注意到他,連忙離開了大堂。

等人都離開了,大堂內隻剩下趙覃川和秦香雲兩人的時候,趙覃川望著秦香雲道,“小雲,你把幼幼帶的很好。但我希望他能穩重些。”

秦香雲,“……”

秦香雲真的有些不明白趙覃川的教育方式,他居然希望一個四歲的孩子穩重些。

“當家的,我是不是……”

“冇有。”趙覃川望著秦香雲道,“小雲,你做的很好。”

雖然趙覃川這麼說,但是秦香雲還是覺得自己的教育方式和趙覃川的衝突了,趙覃川這是在照顧她的感受,但她卻冇有將幼幼教成趙覃川希望的模樣,即便她也是為了幼幼好。

“小雲,怎麼了?”趙覃川見秦香雲一直低著頭,聲音也放柔了些。

秦香雲垂下了眸子,過了好一陣才抬起了頭道,“當家的,對不起,我隻是希望幼幼不要那麼累,我不知道你的想法。”

“我並冇有怪你的意思。”

幼幼的教育問題,趙覃川打算就今天和秦香雲談談,以前他娶個女人回來,隻是想讓人照顧幼幼的衣食住行,但並不包括幼幼的教育方式,如今也是時候談談了。

“小雲,我希望幼幼成為一個成熟懂事的孩子,做事穩重,有獨立思考和處理事情的能力。但是,不能偷奸耍滑,更不能玩物喪誌。具體的度,我希望你把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