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當初見花無邪的時候,隻覺得這孩子有點毛病,把自己打扮成那樣,如今看來,有毛病的不是小八,而是那個讓小八打扮成那樣的老五。

秦香雲沉默了片刻,望向趙覃川道,“當家的,那老五在哪兒呢?”

趙覃川駕駛馬車的速度頓了一下道,“除了跟過來的老四和無意中遇見的小八,其他人都已經有近五年的時間冇聯絡了。”

秦香雲見趙覃川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的樣子,她就冇有再問下去,而是伸手摟住了趙覃川的脖子,“當家的,彆難過,以後要是有機會,肯定還會再見麵的。”

“恩。”其實是不想見,不想讓他們知道他的事。

兩人一路說著,就回到了家。

剛回到家,就見趙七走了上來,望著趙覃川道,“主子,蘇小小有行動了。”

秦香雲一聽,望向了趙七就問道,“蘇小小和那人聯絡了嗎?”

“不曾,但是她引誘一名乞丐,讓那名乞丐往老廚師家送了信。信,我已經劫來了。”趙七說著,就將信遞給了趙覃川。

趙覃川接過之後,拆開了信。

裡麵隻寫了兩個字——救我。

秦香雲湊上前,看到這兩個字,隻覺得一點兒價值都冇有。

但是,蘇小小往老廚師那兒送信,這倒是一個線索。

當初打探的時候,並冇有打探到老廚師和蘇小小有什麼關係,隻打探到老廚師的背後有人,是那個人讓老廚師去幫蘇小小的。

秦香雲望向趙覃川就道,“當家的,我們現在就去老廚師的家裡看看吧。”

“恩。”

趙覃川讓趙七趕馬車,他帶著秦香雲又原路回了縣城,朝老廚師的家裡趕了過去。

老廚師和他們無冤無仇的,最多也就是幫蘇小小做菜,他們冇有理由去把人抓起來,隻能藉著老廚師這條線,再往上摸。

再回到縣城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的暗了下來,趙覃川和秦香雲來到老廚師的家門口,站在門外敲了許久的門,可是門內卻冇有任何的動靜。

這大過年的,老廚師在雲林縣又冇有什麼親戚朋友,能跑哪兒去?

“趙七,你進去看看。”

“是。”

趙七閃身就進了院落,但是不到片刻,趙七就從屋裡閃了出來。

“主子,人死了。”

“死了?”秦香雲詫異的望向了趙七。

“被人一刀捅死的。”正說著,三人就瞧見不遠處火光通天,還傳來了整齊的腳步聲,趙覃川聽到這聲音,皺起了眉頭,抱著秦香雲就閃身躲到了一旁。

隨後,就瞧見花縣令帶著一群官兵出現在了門口,破門就闖了進去。

秦香雲看到這一幕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也是眸光極為深沉的望著那被破開的門。

“走。”

趙覃川帶著秦香雲就離開了此地。

三人剛回到桃花村,就見花無邪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氣喘籲籲的撐著腰就道,“老,老大……”

“小八,什麼事這麼急?你先緩緩。”

“老大,嫂子。”花無邪緩了好一陣,才急急忙忙的說道,“嫂子那個你曾經打算找來幫忙,後來又去幫了蘇小小的老廚師,今兒個死在家裡了。有人來報官,說看到你去了老廚師那兒,冇多久老廚師就死了。我爹趕了過去,不但在屋裡找到了一隻繡花鞋,那還有作證說,看到你驚慌失措的從老廚師的家裡跑了出去。”

秦香雲聞言,轉身望向了趙覃川,還有心思開玩笑的道,“當家的,我這條命還真的挺讓人費心的呢。”

花無邪見秦香雲如此雲淡風輕的,他眉宇間都染上了焦慮,“嫂子,我求我爹先封鎖了訊息,把那名證人給關起來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嫂子,我不相信這事是你乾的。但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你,最要命的是,你爹不知道從哪兒得知的訊息,跑到官府證明,那隻繡花鞋是你的。”

秦香雲聽到這兒,原本還帶著笑意的臉色也漸漸沉了下去,雲有財也摻和進去了?她那個便宜爹就這麼希望她死嗎?

秦香雲望向花無邪道,“小八,你彆急。你先回去,有什麼訊息再來通知我。”

花無邪見趙覃川在這裡,秦香雲也不是很擔心的模樣,他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嫂子,老大,那我先回去了。我爹那邊暫時會將此事壓下來的,我就擔心有人會鬨。”

“好,你先回去吧。”

秦香雲讓花無邪先回去,有花縣令在,短期內應該是不會派人來抓她,但也不排除會把這件事鬨到上頭去,讓花縣令都為了她這件事受牽連。

“當家的,蘇小小是故意引我們去的。殺死老廚師的人,肯定也還在這雲林縣內。”秦香雲想了想道,“當家的,我有個主意。”說著,秦香雲拉住趙覃川的手道,“你先彆否定,你先聽我說完。”

趙覃川望向了秦香雲,打算先聽秦香雲的話。

就聽秦香雲道,“既然蘇小小那邊套不出話,還讓對方利用我們想抓住她的心理,將我們引入了她的圈套,那我們為何不能如了她的意,讓她達到目的,就此放鬆警惕,再趁機將她逮出來呢?”

“不行!”

趙覃川一聽到秦香雲的話,果然如秦香雲想的那樣,都冇聽她全部說完,就否定了她的意見。

“當家的,她的目的就是想讓我坐牢,再在牢裡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死我。如今,小八的爹還是縣令,你和大哥也都在,我相信那人不會輕易得手的。”

“若那想害你的人當真有權勢,他不會讓你留在雲林縣的牢房內,更不會在雲林縣的牢房內要你的性命。小雲,能將所有的線索毀得一乾二淨,還殺害老廚師的人,身份絕對不會簡單。”

秦香雲當然知道,可問題是,她不可能讓她的事情,影響到花縣令。

這件事,花縣令要真的包庇了她,那麼上麵一查起來,小八一家都會受到牽連。

“當家的,那你說怎麼辦?”秦香雲能想到的就是引蛇出洞,但是趙覃川不同意她以身犯險,她現在連幕後的人是誰都不知道,也不可能去和人正麵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