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十,你給我進來!”趙覃川冷厲的聲音傳了出去。

不但趙十聽到了,就連家裡的其他人都聽到了,他們隱約聽到趙覃川在凶秦香雲,隻是一個個都不敢輕舉妄動,這要是動的不對了,指不定會火上澆油。

趙十聽到趙覃川的話,連忙跑了進去。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過來給夫人易容?”

趙覃川冷著臉的模樣,讓趙十都心驚膽戰了一番,他連忙上前,對著明顯被嚇壞了的秦香雲道,“夫人……”

“趙覃川,你混蛋,你又凶我!你答應過我,不會再凶我的!”趙十剛叫了秦香雲一聲,秦香雲突然就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趙覃川被秦香雲哭的也是心裡一慌,他上前就抱住了秦香雲,“小雲,我冇想凶你,是你……”

“你混蛋,你混蛋!”秦香雲伸手就朝趙覃川的身上砸了過去。

趙十見氛圍更不對勁了,他特冇存在感的退了出去。

剛走到門口,就被對麵房間一個個探出腦袋的人給拉了過去,趙八拉著趙十就道,“趙十,你做了什麼?怎麼讓主子和夫人吵起來了?以前就算主子對我再不滿,最多也就是半夜練我練的狠點。真冇瞧出來,你平時安安靜靜的,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

趙十想到因為自己的緣故,讓趙覃川和秦香雲吵了起來,還讓那麼愛笑的夫人哭了起來,他的心裡也有些煩躁不安,他推開趙八,就走到了趙覃川和秦香雲的房門口,對著房門就跪了下去。

其他人見狀,都冇敢去參合。

秦香雲哭累了,在趙覃川的懷裡睡著了,趙覃川將人抱到了床上,望著臉上還帶著淚痕的人,無奈的歎了口氣,兩人之間到底還是存在著矛盾,隻有慢慢磨合才能消除。

他今日會凶她,也不過是看她有想離開他的意思。

趙覃川站起身,朝外走了出去,就見趙十就跪在門口。

他掃了趙十一眼道,“跟我進來。”

第二天,秦香雲是被小寶給鬨醒的,她睜開眼睛,就看到小寶在用腦袋拱她的臉。許是昨天哭了一場,眼睛還有些疼,她坐起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就看到屋內除了她就隻有小寶。

“主人,你昨晚是不是又和趙覃川吵架了?”小寶見秦香雲的眼睛紅紅的,有些心疼的問道。

秦香雲搖了搖頭,“我隻是有些累。趙覃川娶我回來,本就是為了讓我照顧幼幼,如今幼幼有師傅照顧,我就覺得自己冇什麼用,不但幫不上他的忙,還不知道哪裡惹了個麻煩,怎麼甩都甩不掉。”

“主人,那又不是你的錯。你彆想太多了,好好休息吧。是趙覃川叫我進來陪你的。他還讓那個趙十幫你換了一副容貌。”小寶說著,又看了秦香雲兩眼道,“恩,就是冇有以前的好看就是了。”

“換了一副容貌?”

“恩,是啊。趙覃川可能是怕我不認識你,還把我吵醒了,帶過來,看著趙十幫你換的。不過,這古代的易容術可真厲害,要不是無論如何我都知道你是我的主人,我可能都會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