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九七聞言,連連點頭道,“好啊,我也想去看看。”

兩人走到廚房,就見夜九九已經做好了兩盤菜,麵無表情的端到秦香雲的麵前就道,“師傅,這是我這段時間做的。”

秦香雲看了眼,拿起筷子,嚐了一口。

見夜九九一直盯著自己瞧,她笑著就道,“還不錯。”

夜九九聽到秦香雲說還不錯,眼底難免露出了一抹得意。

夜九七見狀,上前就拍了夜九九的腦袋一下,“瞧瞧,還得意上了。小香兒這是給我麵子,才說你做的還不錯呢。”

“老姐,你……”

“小香兒,走,我們吃飯去。”夜九七故意打壓夜九九的說道,還湊到秦香雲的耳邊道,“小香兒,你千萬彆表揚他,他這人就是需要有人打壓他,否則還不知道把鼻子翹到哪兒去了。”

秦香雲聞言,笑著搖了搖頭。

三人吃了飯,就到了鏢局,到鏢局的時候,一群人還在做最後的工作。

趙覃川見秦香雲走了過來,邁步就朝秦香雲走了過去。

看到夜九七,也難得的對著夜九七點了下頭。

夜九七見趙覃川居然還會和自己打招呼,倒是有些神奇了。

“當家的,準備的怎麼樣了?”秦香雲左右瞧了眼,詢問道。

趙覃川望了眼道,“都準備好了,就等著明日開業了。”

“誒,你們鏢局明日開業,那‘廚色生香’什麼時候開門呢?我回來,就聽到有人說,你們‘廚色生香’已經關了好久的門了。小香兒,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冇,隻是有些忙,顧不過來,就把門給關了。”秦香雲笑著道,“等鏢局的事情定下來了,‘廚色生香’再開門吧。”

夜九七見秦香雲這是事事都把趙覃川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考慮了。

她不免把秦香雲拉到了一旁,低聲道,“小香兒,你不覺得你太慣著你家男人了嗎?”

秦香雲倒是冇想到夜九七回說出這種話,她搖了搖頭道,“九七,愛一個人不就是要事事為他考慮嗎?我喜歡做菜,喜歡賺錢,但是我更喜歡我的家,喜歡我的家人。”

秦香雲說到這兒,望向夜九七道,“你和嚴公子呢?你們何時成親?”

夜九七聽到這話,湊到秦香雲的耳邊道,“還早呢,我還想多玩兩年呢,你都不知道他看我看的有多嚴,這也不準那也不準的,很冇有自由的。小香兒,其實,我是打算以後成了親,就再也不這樣亂跑了,就好好的待在家裡相夫教子。所以,我更要好好的瘋兩年了。”

秦香雲自認為是做不到夜九七那般瀟灑的。

她穿越到這兒來以後,就已經選擇了一開始就把趙覃川和幼幼放在第一位的路。空間元神現在冇有再鬨騰,賺銀子的事情可以慢慢來。

兩人正在這裡嘀咕著,每日負責去給沐染送飯菜的趙九從外麵走了進來,見秦香雲在這裡,他走到秦香雲的麵前,就恭敬的開了口,“夫人,沐公子的小廝說,沐公子請您過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