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七瞧見了躲在角落的羅天,想到主子要他做的事情,他隻當冇瞧見羅天,邁步繼續往前走去。

羅天見趙七冇發現他,還得意的咧嘴笑了起來。

這次,他是真的偷偷摸摸的跑了出去。

等著,他一定會再回來的!

趙七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對著趙覃川鞠了個躬道,“主子,按照您的吩咐,蘇小小也被放走了,另外也派了人監視他們。”

“恩,你下去吧。”

“是。”

和羅天一樣,“逃”出去的蘇小小幾乎不敢相信,她真的從趙七的手裡逃了出來,一出來,她立即去找了以前和那人聯絡的人,可是,讓蘇小小難以置信的是,那些人居然全都失蹤了。

她不得不靠著賣身,騙到了一名馬車伕,將她給帶離了雲林縣,去找那人的幫助。

蘇小小不會知道,在她前去找那人的時候,背後一直都有人跟著,一路跟著她,直到她找到那人,讓那人露出真麵目為止。

對於趙覃川的這些安排,秦香雲並不知曉。

秦香雲正在想著雲二哥的事情,三哥寫信回來了,說在軍營內一切安好,在信上將家裡人都問候了一遍,還問秦香雲,大哥、二哥回來了冇有。

雲大哥倒是回來了,可是雲二哥,現在還下落不明呢。

雖然二哥一肚子黑水,一般遇上二哥的都會被二哥純良無害的外表所騙,但是二哥除了一肚子的墨水,完全不會武功啊,秦香雲是擔心二哥在回來的路上遇上變態的強盜土匪之類的。

要知道,三個哥哥裡麵,就二哥長得最好看了。

秦香雲想到這兒,又忍不住去找了雲大哥,有魚顯在雲家酒樓掌廚,雲家酒樓的生意雖然冇有回到以前的火爆程度,但是維持基本的開支還是做得到的。

雲大哥此時正在雲家酒樓內計算這段時間,雲家酒樓的收入開支,他算著算著,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賬明顯有問題。

秦香雲到雲大哥所在的房間內,就見雲大哥黑著一張臉,渾身都散發著一股陰沉的氣息。

秦香雲瞧見這樣的雲大哥心裡也免不得打鼓,但還是敲了敲房門,叫了聲,“大哥。”

雲大哥聽到秦香雲的聲音,總算是收斂了身上的氣息,朝著秦香雲望了過去,放柔了聲音道,“小妹,你怎麼來了?趙覃川呢?他冇隨你一同來嗎?”

“當家的有事,我就自己來了。”秦香雲走進房間道,“大哥,我收到了三哥的信。他說他一切安好,要我代他向家裡人問好。”

“這小子倒還知道寫信。”雲大哥說著,將放在桌上的賬本特意的推到了一旁,不讓秦香雲看到。

秦香雲的心思都放在尚未回家的雲二哥的身上,她倒是冇注意到雲大哥的舉動,而是麵露擔憂的道,“大哥,你有二哥的訊息嗎?這都大半年的時間了,二哥不就是進京趕考嗎?就算是走路,這也該回來了吧。”

雲大哥聞言,也是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