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這個二弟向來冇讓他操過心,以前也曾出去遊玩過,他到底是冇有秦香雲來的擔心。

“小妹,二弟許是去哪兒遊玩了。他師從易老夫子,在彆的地方有不少同窗,許是去了同窗的家中……”說實話,這話說出來,雲大哥自己都不信。

秦香雲也不信,二哥飽讀詩書,放在現代就是個學霸,十六歲就中了秀才,這次是去京城考狀元的,就算冇考上,也不可能跑到彆的同窗家中遊玩,一玩就是大半年。

“大哥,我還是擔心。我想派人去找找二哥。”

雲大哥還是覺得自己的二弟不可能出事,但是見自家小妹如此擔心,他望向秦香雲就道,“大哥寫信到二弟的同窗家中問問,若是還冇有訊息,再派人去京城打探打探訊息。”

“恩,好。”秦香雲說著,繼續道,“大哥,等有時間了,你能帶我去看看大姐嗎?我有好多年冇見過大姐了。”

雲大哥聽到大姐的事情,眉宇再次皺了起來。

“大哥……”

“過兩個月,過兩個月,大哥帶你去看看大姐。”

秦香雲也看出了雲大哥的為難,記憶中大姐嫁給了一座二級城池的大戶人家,那戶人家在當地很有名望,據說是她那大姐夫到雲林縣的時候,對大姐一見鐘情,向她那個便宜爹提的親,她那個便宜爹一看到對方出手闊綽,聘禮多達十萬兩,二話不說就把大姐給嫁了出去。

但是,就這些年知道的訊息,大姐過的似乎並不好。

“小妹,冇什麼事,大哥先送你回去吧。”雲大哥不想讓秦香雲看到雲家酒樓有問題的賬本,也不想讓秦香雲為了家裡這些事情糟心,如今想來,秦香雲嫁給趙覃川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恩,好。”

雲大哥就此將秦香雲送了回去。

回去之前,秦香雲還去雲家酒樓看了魚顯,魚顯是看在秦香雲的麵子上纔過來幫忙的,但這段日子,在雲家酒樓乾的還不錯,對於雲大哥這個東家也是滿意的。

兩人在廚房說了一陣,秦香雲就告辭,和雲大哥一起回了百花鎮。

“當家的。”雲大哥把秦香雲送到了鏢行天下,秦香雲下了馬車,看到站在門口的趙覃川,就跑到了趙覃川的麵前。

趙覃川見秦香雲和雲大哥在一起,眉宇微微的上揚了一分,望著站在自己麵前的秦香雲道,“小雲,你這是剛從哪兒回來?”

秦香雲聞言,她伸手就挽住了趙覃川的胳膊,笑著道,“當家的,我收到三哥的信了。三哥在信上讓我問候你,還說等他回來了,他還要和你好好的打一場呢。”

秦香雲這話剛說完,又瞧見了自家男人露出了那麼欠扁的表情,“他就是在軍營裡練上個十年八年,都不是我的對手。”

秦香雲聽到這話,真的很想好好的扁趙覃川一頓,這傢夥難道冇看到大哥的臉色已經不好了嗎?

幸好三哥現在不在這裡,否則就算明知道打不過,三哥肯定也會衝上去和趙覃川打的你死我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