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中,最狗腿的一個,當屬秦香雲的頭號大徒弟——馮小同學。

更讓秦香雲覺得不可思議的就是,也不知道雲二哥這半個月做了何事,居然給了她兩間店鋪,一間莊園,十幾畝的房契和地契。

秦香雲不要,雲二哥就笑而不語的望著她,看到秦香雲心裡發毛,雲二哥才施施然的開口道,“我夜觀星象,你若不收下,妹夫將有血光之災。”

雲二哥都這麼說了,秦香雲就是不迷信,都不敢再不收。

這日,雲二哥來到“廚色生香”,馮小就跑了出來,望著雲二哥一臉崇拜的打招呼道,“二少,您來啦。”

雲二哥點了點頭。

馮小就帶著雲二哥上了樓,上去的時候,忍不住就問道,“二少,那個羅大頭這幾日怎麼冇來呢?他冇來,我們飯店少賺了不少銀子呢。”

雲二哥聞言,停下了腳步,回頭望了馮小一眼。

“半年內,他將被俗事纏身。你若覺得可惜,我倒是可以將他找回來的。”

“誒,不,不用了。他不來找師傅,我高興還來不及呢。”雖然少賺了一筆銀子,但至少自己的師傅不會每天被人覬覦不是?

而就在秦香雲在百花鎮內過的優哉遊哉,每日除了想趙覃川,就是陪陪幼幼和小寶,在“廚色生香”做做菜,“鏢行天下”竄竄門,跟著白大夫學學醫的時候,“廚色生香”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當秦香雲看到這位站在自家飯店前,還用各種挑剔鄙夷的眼光掃視自己的飯店的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的時候,她的心裡是不高興的。

“廚色生香”可是她忙活了大半年的心血,任憑誰被用這麼挑剔嫌棄的眼光瞧,心裡都會不舒服的。

“雲二丫頭。”那中年男人看到秦香雲就叫道,“冇瞧見你二叔我來了嗎?這就是你們這個破飯店的待客之道嗎?我瞧著你這飯店,小門小戶的,開著也是浪費銀子,倒不如關了的好。”

秦香雲不喜歡雲有財,但是她覺得她現在更不喜歡眼前的這個雲保財。

雲保財早就知道雲有財家那個二丫頭嫁給桃花村獵戶的事情,甚至當年雲美被山賊擄走的時候,他還在背地裡罵過雲美,嫌棄雲美敗壞了他們雲家的名聲,不貞不潔的會連累到他尚未出閣的女兒。

如今,雲保財過來,不過是因為這段時間,雲大哥找的廚師已經到了雲家酒樓,魚顯又在雲家酒樓幫忙,做的魚和海鮮那叫一絕,導致他家酒樓生意慘淡。

他是想找雲大哥談談的,但是雲大哥不在雲林縣,去找雲有財,他又是瞧不上雲有財不願意去的。

在打探雲大哥的事情的時候,雲有財又聽說了秦香雲的事情。據說不但在鎮上開了飯店,嫁的那個男人還在鎮上開了一間鏢局。

最重要的是,雲家二丫頭那間飯店的生意特彆的好,據說還有三個大廚在掌廚,每個來吃飯的人那都是儘興而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