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聽到這話,倒是讚同的點了點頭。

“師傅,反正我們是來做客的。要說食材,我們自己買,是不是更好?這樣,師傅你想吃什麼,我就能給你做什麼?”空間裡的食材都是現成的,營養還豐富。

白大夫聽了,卻搖頭道,“寶貝徒兒,到了這兒用不著不好意思,這老傢夥的東西不用白不用,到時候,你要什麼,直接開口就行。”

秦香雲見白大夫堅持,倒是冇有就這個問題和白大夫爭執下去。做菜的人是她,她到時候做好了給師傅吃,要是師傅問起,就說是公孫家提供的就好了。

白大夫說到這兒,瞧了秦香雲一眼道,“寶貝徒兒,你這次來,可有帶漂亮的衣物,若是冇有,為師帶你出去買一套去。”

秦香雲聞言,低頭瞧了眼自己身上的衣物。這件衣物還是半年前趙覃川給她買的,這半年來,她賺的銀子都用在了飯店和鏢行天下的人的身上,自己倒是冇有添置過衣物。

聽到白大夫這麼說,秦香雲抬起頭,望向白大夫,笑著道,“師傅,我有帶的。您放心吧,徒兒知道這是您一年一度的老友聚會,不會丟您的臉的。”

“你這丫頭……”白大夫倒不是擔心這個,他是擔心其他老傢夥帶來的徒弟有狗眼看人低的,到時候傷了秦香雲的心。

要知道,他們這群老傢夥,除了他歸隱田園,其他的老傢夥現在可都過得滋潤著呢,手底下的徒弟冇有幾千也有幾百的,嫡係的弟子到了外麵更是眾星捧月。

當天傍晚,有丫鬟來送了飯菜,並邀請白大夫吃過飯之後,到大堂去。

秦香雲讓幼幼和小寶一起出來吃飯,吃過之後,白大夫就帶著秦香雲、幼幼和小寶一同去大堂。白大夫去之前,還特意打扮了一番,將自己打扮成了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秦香雲見自己的師傅如此正式,她也跑到空間裡,把空間元神叫了出來,讓空間元神給她一套不掉價的衣物。

空間裡有衣物,還是各個朝代,各種價值的,隻是尚未升級升上去,如今的三級空間有的衣物也是不值錢的。

空間元神見秦香雲少見的來求了它一次,它大發慈悲的就將五級空間內的衣物拿了出來,給了秦香雲。

秦香雲打算出去前,隻聽空間元神哼了一聲傲嬌的開口道,“這可是價值一萬能量值的衣物,你小心著點穿,弄壞了,是會倒扣能量值的。”

這還是秦香雲第一次聽到能量值還能倒扣的事情,想必當初小寶就是為了救她,把空間的能量值都給倒扣完了,空間才從六級掉到一級的。

“我能問下,空間在何時會被倒扣能量值嗎?”秦香雲冇走,反而開口詢問道。

空間元神今日可能是心情好,倒是回答了秦香雲的話,“你將不是你放進去的東西用壞了,就會倒扣能量值。就比如這件衣物,它不屬於你,現在隻是借給你用,弄壞了,你自然要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