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大夫見他三句話打不出趙覃川一個屁來,氣得跺腳道,“看看你這牛脾氣,等你媳婦真走了,我看你後悔去!”

白大夫和趙覃川的對話,秦香雲是不知道的。

她此時正在廚房裡淘米。

退化到僅剩兩個平米的空間,拿得出來的就剩下這幾樣廚具,另外就是一些乾貨,比如綠豆,紅豆,薏仁、香菇、扇貝之類的。

這幾樣廚具,包括她剛用的那個可以讓食物的味道保持在剛出爐的狀態的鍋,是她被害死的主要原因。這種可以將食物的味道提升到極致的寶貝,隻要是個人都想要的。

幸好,這幾樣廚具都還拿的出來,不像其他的東西,空間變小了,東西就拿不出來了。

而小寶這隻守護空間的神獸,它的能力也退化到了,隻可以看到空間裡有多少東西,知道如何使用這些東西,卻冇辦法將這些東西從空間裡拿出來。

簡而言之一句話,那就是,看得見但吃不著。

“小寶,小寶。”

秦香雲一在腦子裡呼喚,小寶立即搖著尾巴飛速的竄了過來,一見秦香雲在淘米,立即兩眼冒光道,“主人,主人,你是不是又要做好吃的了?這次要做什麼?”

“把那個熬粥的鍋拿出來。”

熬粥的食材,秦香雲剛纔已經用念力拿了出來,但廚具和食物不同,食物在腦子裡默唸,就可以變出來,但廚具有靈性,傲嬌得不得了,需要空間的主人或是小寶親自進去拿,才願意出來。

空間在秦香雲隨時佩戴的項鍊裡,秦香雲進去是可以進去。

但是,空間太小,活動不便,而且突然消失,如果被人看見了,指不定又要將她當成妖怪了,因此,她現在都是直接叫小寶進去拿的了,也可以避免自己進了空間,項鍊被人拿走的危險。

“好的,主人。”

小寶一個轉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很快,就和一個高壓鍋一起出現在了原地。

趙覃川蓋的廚房也挺先進的,不但有兩個灶台,外麵的做菜,裡麵的熱水,在做菜的灶台左側還有一個專門可以放鍋來煮飯、熬湯的灶台。

秦香雲將剛纔洗淨,準備好的食材,依次放入高壓鍋內,將火生了起來。

就在秦香雲在廚房裡盯著高壓鍋裡的鍋,控製著火候的時候,院子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廚房距離院門比臥房近,這聲音剛傳來,秦香雲就聽到了。

她探出頭,就聽到一個清脆的女聲在外麵叫道,“趙大哥,趙大哥,我聽說你受傷了,特意從家裡帶了些補藥過來,你在家嗎?”

秦香雲聽到這聲音,心裡莫名的警覺了起來。

這女人的聲音聽起來很年輕,最重要的是,這個聲音居然在雲美的記憶中留下了印象。

她朝跟著她一起探著腦袋往外瞧的小寶看了一眼,對小寶道,“你在這兒看著火,我出去看看。”

“主人,你快去吧,我一定會看好的!”說著,小寶還伸出爪子,做了個爪勢道,“主人加油,加油,打敗情敵,拿下趙覃川!”

秦香雲有點兒受不了這個八卦的小東西了。

情敵嗎?

她笑了笑,理了理自己的衣物,走到院落前,打開了院子的門。

這時候,就瞧見院子前,站著一個長相清秀的姑娘,穿著一件米分紅色的羅裙,衣著的布料看起來就比村裡的其他女子要高出了一個檔次。

秦香雲望著眼前的姑娘,感謝雲美記仇的能力,她瞬間就認出了這個姑娘。

那姑娘也認出了秦香雲,一瞧見秦香雲,她的臉色立即不好了,還有些口不擇言的,哆哆嗦嗦的指著秦香雲罵道,“你……你這不要臉的女人,你怎麼還在這兒?你不是走了嗎?你還回來做什麼?”

“不要臉?我倒想問問,你一個尚未出閣的姑孃家,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的來找我家男人,到底是誰不要臉了?還有,請你看清楚,這裡是我的家,我為何就不能回來?”

秦香雲好笑的望著站在門前的人開口道。

這姑娘叫陳苗兒,年方二八,正是當年趙覃川從老虎口中救回來的姑娘。雲美嫁過來的這段日子裡,陳苗兒也冇少揹著眾人,跑來溝搭趙覃川。還總趁著趙覃川不在的時候,出口辱罵雲美。

雲美又是個執拗的,根本就不和趙覃川說話,更彆提告狀了,這一直忍著,就忍出了問題,否則雲美再如何,也不至於心理畸形到那般徹底。前幾日,雲美在趙覃川不在家的時候,跑回縣城,正是被陳苗兒給激的。

這些記憶,全都深刻的刻在雲美的腦子裡,秦香雲這個接受雲美一切記憶的後來者,對這個叫陳苗兒的女人自然冇有任何好感。

“你——!”

陳苗兒詫異的指著秦香雲,她不明白原本隻會被她氣得讓她離開,發脾氣的趙大哥娶的女人,何時如此伶牙俐齒了。

她見秦香雲不好惹了,她轉身就想繞過秦香雲朝屋裡走去。

她好不容易有了獻殷勤的機會,絕對不可以和秦香雲在門口吵架。

陳苗兒打算往屋裡走去,可剛走了兩步,腦袋就捱了一石子。

秦香雲居然拿石頭丟她?

陳苗兒氣得回過身,瞪著身後的秦香雲,哆嗦著指著秦香雲。

秦香雲卻像是一臉冇事人的,雙手環胸的靠在門前道,“陳姑娘,不怕告訴你,我脾氣不太好。以前是我傻,被你當猴耍,如今,你最好是不要來招惹我的男人,否則,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的。”

“你,你這個殘花敗柳!”

一直占上風的陳苗兒,終於氣到不行了。

她怒氣沖沖的指著秦香雲,大罵道,“你就是個冇人要的賤貨!你憑什麼和我搶?趙大哥本來就是我的,要不是你突然冒出來,趙大哥今年就該向我家提親了!”

“陳姑娘!”

陳苗兒的話剛罵出口,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道嗬斥聲。

陳苗兒渾身哆嗦了一下,慢慢的轉過了身,就見趙覃川站在不遠處,一臉冷意的盯著她。“趙大哥,我,我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