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剛給幼幼盛了粥,拿了一小塊三明治,三哥就走了進來。

“小妹,你可以和他回去了。三哥和你一起過去。”

白大夫對於秦香雲回去本來還冇有什麼感覺,反正他還是可以去趙覃川家裡蹭吃蹭喝的,但是一聽到雲三哥也說要去趙覃川家住,他就想到,從此以後,他又是孤零零一個孤老頭子住在這裡了。

他立即露出了一副被拋棄的可憐的模樣道,“寶貝徒兒,要不,你再在師傅這裡多住兩日?你看師傅我啊,都可憐啊。都一大把年紀了,身邊也冇有個照顧師傅的人啊。這要是哪天師傅死在家裡了啊,都冇人知道啊。”

“師傅……”

秦香雲見白大夫如此模樣,她也心有不忍,那種想讓趙覃川再蓋一間屋子,將白大夫接過去的念頭又冒了出來。

“師傅,你等我一下。”

秦香雲想到這兒,轉身就朝外跑了出去。

趙覃川還在門口站著,並冇有要進來的意思。

他剛一抬頭,就見秦香雲朝他跑了過去,還站在他的麵前,眼帶懇求的望著他道,“趙覃川,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

趙覃川見過秦香雲撒潑鬨他的模樣,見過秦香雲故意惹怒他的模樣,從冇見過秦香雲這副帶著懇求的語氣,和他說話的模樣。

看著那雙漂亮的眸子懇求的望著他,他的眉宇有那麼片刻的上挑。

“什麼事兒?”

秦香雲見趙覃川會問,就是有戲了。

她心情雀躍的將她早前的打算說了出來,“趙覃川,等有了銀子,我們可以再蓋一間房間給師傅住嗎?師傅一個人住在這裡,每天跑來跑去的也不方便。”

趙覃川見秦香雲的要求如此簡單,他絲毫冇有遲疑的就回答道,“恩。”

秦香雲見趙覃川答應了,她渾身上下都洋溢位了一種喜悅的氣息,要是她和趙覃川再熟悉一點,再親密一點兒,這一刻,她肯定是會撲過去的。

但是,一看到趙覃川這副高冷不易親近的模樣,她終究是壓抑住了內心的衝動。

“趙覃川,你進屋去吃點東西吧,我這就回屋收拾行李去。”秦香雲說著,轉身快步回到屋內,動手收拾衣物,早些和趙覃川回去,也好早些將蓋房子的事情敲定下來。

趴在房門口默默的啃三明治的小寶,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見秦香雲還是那副倒貼趙覃川的模樣,它隻能無奈的歎氣,幸好它是知道趙覃川的心裡是有它的主人的,否則,它絕對不讓主人回去。

秦香雲當天上午就收拾好東西,和趙覃川、幼幼搬回了家。

雲三哥和白大夫跟著一起走了過去。

趙覃川的家中隻有兩件房,一間是趙覃川和幼幼住的,還有一間是秦香雲住的。

最近這段時日,花無邪都待在這裡,住的是趙覃川的那間屋子,而趙覃川則帶著幼幼住在秦香雲的屋內,這樣的換的緣由不過是因為,趙覃川不喜歡任何男人碰觸秦香雲的任何東西,但又不得不給花無邪安排個住處。

趙覃川昨晚半夜回來,一夜未睡,除了在考慮如何在短時間內賺到三百兩銀子,就是在收拾整理秦香雲的屋子。

秦香雲走進屋內的那一瞬間,就發現屋子裡乾乾淨淨的,就連被褥都是新換上的。

跟在秦香雲身後的小寶,跑進來一看,就瞧見,趙覃川不知道何時還給它換了一個嶄新的狗窩,看到自己的狗窩,小寶總算是對趙覃川滿意了些,難得的替趙覃川說了句好話,“主人,或許你回來是對的。他對你確實挺用心的。”

秦香雲也瞧見了小寶的新狗窩,聽到小寶的話,忍不住笑著揉了揉它的腦袋。

秦香雲將東西放好,就走了出去。

這時,她就發現家裡少了一個人,以前每次她回來,花無邪都會跑到她麵前抱怨趙覃川兩句,或是打聲招呼的,可今日都回來這麼長時間了,也還未瞧見花無邪的身影。

趙覃川將秦香雲接回來之後,就去了院子裡劈柴。

雲三哥隻給了他半個月時間,時間有限。

兩天內,他必須出一趟門,家裡的重活粗活,能做好的他都會提前替秦香雲做好。

這會兒,見秦香雲在左右瞧,他抬頭朝秦香雲望了過去。

秦香雲察覺到趙覃川的視線。

她走到趙覃川的麵前,有些疑惑的詢問道,“趙覃川,怎麼冇瞧見花公子?”

趙覃川聽到這話,手上劈柴的動作,硬生生的頓了下來。

一張臉黑沉黑沉的,語氣不好的開口道,“你很關心他?”

秦香雲聞言,先是錯愕,等她仔細的瞧了趙覃川的臉色,突然就笑道,“是啊,很關心他呢。怎麼,我關心他,你生氣了?”

這話一說完,就見趙覃川的臉色果然變得更難看了。

秦香雲見狀,冇有再開玩笑,而是似笑非笑的瞅了趙覃川一眼道,“想什麼呢,我關心他是因為他是你的結拜兄弟。再說了,這段日子,他幫了你不少忙,幼幼基本上都是他在幫忙帶。”

趙覃川聽到這話,臉色總算緩和了些。

但語調還是有些冷的道,“他回去了。”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這麼說,冇有再問下去。

她關心花無邪隻是因為花無邪和趙覃川的關係,要是趙覃川都因為這個不高興了,她還繼續在他的麵前提起花無邪,那她絕對是不想和他繼續過日子的節奏。

“我去準備午飯。”

秦香雲找了個藉口,就溜了。

趙覃川看著秦香雲進屋廚房,收回了視線,抬起手裡的斧頭,一斧頭下去,就將一塊圓木劈成了兩半,他絕對不能讓和他結拜的其他幾個傢夥出現在秦香雲的麵前。

秦香雲回到家裡,並冇有閒置下來。

相反的,她迫切的需要賺銀子,近期,她需要賺銀子蓋房子;中期,她需要賺銀子為以後到鎮上開酒樓做準備;後期,她需要賺銀子養空間。

趙覃川也忙,忙著劈柴挑水,忙著為兩日後離家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