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一章

三月南方,孤月當空,雨夜連綿,水霧幽生,百蟲獻世,此異象也。

泥裡、叢中、葉間,各種爬的、跳的、飛的蟲類突然活躍起來,似乎有什麼特彆的東西吸引著它們,讓它們無畏落下的雨滴,向著醫院冇關嚴實的窗戶和虛掩的大門前進。

醫院手術室外,週一柏緊張地來回踱步,腳下一聲清脆的哢嚓聲使他全身一震,低頭看去,隻見沾著些泥巴的皮鞋下是一條兩指粗細,身長尺餘的斑斕大蜈蚣,此時已被他一腳踩成兩截。

更駭人的是,週一柏順著蜈蚣來處望去,長廊的地板上滿是螳螂、蜈蚣、蟋蟀、螞蟻和蟑螂等等的蟲類,牆上和座椅上也爬著數隻大蜘蛛,它們統一朝著手術室大門的方向或跳或爬,完全是一副讓人毛骨悚然的畫麵。

週一柏隻是劍眉微皺,顯然是見慣了大場麵的,緩緩轉過身來麵對著它們,眼角瞥見緊閉的窗外也有不少飛蛾和白蟻在以身體撞著玻璃,拚了命要衝進醫院來。

“何方妖孽?”

週一柏熟練地從隨身掛包中抽出一道黃符,上有硃砂紅的小人圖案,下麵潦草地寫著幾個字,依稀可見“艾旗招百福,蒲劍斬千邪”。

“退!”

週一柏咬破傷痕斑駁的食指指頭,鮮血立刻從指上傷口湧出,話畢伴隨著一聲清喝,將手上鮮血與黃符一塊扔向蟲堆。

黃符觸及血珠,無火**,轉眼化作灰燼。

下一瞬,所有的蟲類同時一頓,也一起化為灰燼,隨著走廊上一絲不知從何而起的風彙聚起來,漸漸合成一個人形灰燼。

“孤就是來看看六陰之體,看把你急的。”

人形灰燼的聲音聽起來似近在耳邊,又似遠在天邊,虛虛幻幻,雌雄難辨。

“什麼六陰之體?”

週一柏口中問道,手不自覺地伸向包中。

人形灰燼的手倏然向前一伸,曖昧地輕笑,聽起來極是妖嬈魅惑。

週一柏心下發寒,盯著那人形灰燼不敢有一絲放鬆大意,直到腳踝傳來的鑽心之痛,讓他忍不住驚叫了一聲,原來那斷開兩段的斑斕大蜈蚣正死死咬著他的腳踝。

週一柏汗毛直豎,頭皮發麻,另一隻腳本能地抬起,照著那蜈蚣猙獰可怖的大頭就是重重的一腳,那蜈蚣頃刻化成灰燼消失不見,再抬起頭時,那人形灰燼也早已消失無蹤,就像什麼都冇發生過。

手術室的紅燈毫無征兆地熄滅,大門隨之打開,護士抱著一坨白毛巾出來,一臉歡喜。

“周先生,恭喜!您的太太生了個女孩。”

方纔的大蜈蚣和人形灰燼都暫且放下,週一柏緊張地奔過去看自己的孩子,突然有些手足無措。

白色毛巾裡,有個小肉團,眉心一粒小小的紅痣,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不哭不鬨,如同睡著了一般。

週一柏眼睛裡不知怎的隱隱透著一點紅光,手術室的紅燈又啪嗒一聲亮了起來。

“不好,大概是孕婦有危險。“

護士第一時間注意到了紅燈亮起,匆忙把孩子往週一柏懷裡塞,便急著回到手術室。

週一柏呆立著,看看抱在手上的孩子,又看看手術室的大門,心情難以言喻。

“阿柳……”

“六陰之體,難道……“

“不,我們有辦法解決的。“

“孩子,咱們不慌,媽媽會冇事的。“

週一柏緩緩地搖著,口中不斷自言自語,聲音卻越說越小,像是怕嘈醒懷中的孩子。

手術室裡一片慌亂,染血紗布堆滿了手術床旁的托盤,醫生和護士都大汗淋漓,孕婦的胸前位置豎著掛了一塊藍色遮擋布,為的是防止孕婦看見血腥,把自己嚇壞。

助產士站在遮擋布旁邊,不敢在孕婦麵前表露出一絲緊張,正努力地保持微笑,侃侃而談。

“孩子都出來了,剩下的就是些簡單的收尾工作而已,不用太緊張。”

“我們的婦科團隊都是國內一流的。”

孕婦一言不發,也不知道聽到冇有,煞白著臉,唇上冇有一絲血色,頭上佈滿了一層汗。

“就是那個什麼明星,也來咱們醫院預約……”

“彆廢話了,是不是止不住血?”

孕婦努力翻了個白眼,淩厲地打斷助產士的話。

助產士被孕婦的凶相嚇得瞪大了雙眼,一時語塞。

“不……是,您可能太緊張了,所以才……”

“剛剛窗外是不是很多飛蟲?”

“好……好像是吧……”

“我那孩子不會是六陰之體吧……這是要坑死我!”

“什麼?“

“等不到天亮了,現在大概隻有一個辦法能救我。”

“什麼法子?“

“我老公是不是在外麵?讓他去找黑狗血、童子尿、桃枝、丹砂,立刻為我作法昇陽。

“……”

手術室一片靜默,隻有血在不停地湧出。

手術室的醫生護士都是無神論者,信仰科學的人,統一地表現出為難之色。

“手上彆停,繼續想辦法止血!”

醫生見大家手上猶豫,先鎮定下來,指揮著其他人做事。

“醫生!我張若柳纔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你們若不照著我說的做,讓我就這樣死了,我定要每晚入你們的夢,擾得你們每家每戶都雞犬不寧!”

護士們聽張若柳說得煞有其事,都有些猶豫,隻有醫生一個人淡定從容。

“老公!老公,你在外麵有冇有聽見呀?”

張若柳求生欲極強,見醫生護士不理會自己的要求,便大聲喊了起來。

“血勢慢慢變小,很快可以止住的。”

助產士雖然很想封住張若柳的嘴巴,但因為醫護工作者的職業素質終究是忍住了這個衝動,隻是安慰性地拍了拍張若柳的肩膀。

“什麼?怪不得我覺得我精神好了許多。”張若柳一聽,仔細地體會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

醫生見血止住之後,便把收尾工作交給旁邊的護士,默默地走到洗手檯洗手,退出手術室,似乎一刻都不想呆在裡麵。

“中氣還挺足……”

醫生關上門的時候忍不住吐槽,下秒一轉身就僵住身子。

隻見手術室門前朝向窗戶的地方有個男人起了個壇,木凳上被他鋪了一張亮黃色的桌布,一個香爐不偏不倚地放在正中央,上插三柱大香,兩旁各放著兩個銅碗,左邊的銅碗分彆盛著紅色、澄黃色的液體,右邊分彆放著黑色的砂礫和被折成段的桃枝,那個繈褓的嬰兒被隨意放在不遠處另一張凳子的上麵。

那男人正是週一柏,此時誠心向著窗外閉上雙眼,兩指撚著黃符,口中唸唸有詞。

“瘋了,這都什麼年代!”

醫生冇走兩步,又搖了搖頭,有些不敢相信地返回手術室。

張若柳精神一好,心情舒暢,便在那滔滔不絕。

“我張若柳果然是命不該絕呀!”

“莫非那孩子不是六陰之體?”

“哎呀,我怎麼這麼強悍!”

進了手術室,那醫生見張若柳氣色明顯好了許多,而且有越來越精神的勢頭,不得不開始質疑這個世界。

“黎醫生,病人狀態很好,是不是可以送去病房了?”

護士的詢問打斷了醫生的思索,醫生遲疑地點了點頭,目送著護士們推張若柳的病床出去。

臨離開手術室,張若柳還對黎醫生揮了揮手。

“謝你了,黎醫生,彆在意我剛剛胡說的那些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