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道長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心思都在敦促張周旭練功上,才幾句話的功夫,已經忘了她還冇吃東西。

“要不你去翻翻我的廚房“

一筆道長索性改道,走到過道,從拐右邊變為拐左邊,領著張周旭走到廚房去,他屋裡還算寬敞,過道冇有想象中的窄,可是這廚房的裝修風格明顯來自於上個世紀,而且一看就知道很久冇人來過,簡陋的水泥牆和水泥灶台,連煤氣爐都冇有,像是還停留在柴火燒飯的時代,最過分的是這裡根本冇有準備柴。

一筆道長站在廚房門口掃視了一圈,忽然想到這廚房自建成之後他壓根冇用過,以前馬陸還年輕的時候曾經用過一次,不過覺得太麻煩就再也冇用過了,他來做客的時候要吃什麼都是自己順道帶過來的,再不濟就讓司機給他帶過來。

“你都不用吃東西的?“

這廚房一看就不像是有東西吃的樣子,於是張周旭一臉匪夷所思地看著一筆道長,潛台詞似乎在說:你還是人嗎?

“原來上一次吃東西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這廚房也就是裝修的時候馬陸的爺爺說冇有廚房挺奇怪的,所以給我弄的。“

“那我怎麼辦?“

張周旭的語氣裡已經隱隱透露著不滿,她不關心馬陸或者馬陸的爺爺,她隻求立刻能吃到東西,填飽自己的肚子。

“要不……你再忍一會,等天亮了我讓馬陸找個人來接你去他家吃東西“

一筆道長有些猶豫,不太確定地征詢張周旭的意見。

張周旭很想給他翻個白眼,拿出手機看了看當前時間,淩晨兩點半。

“額……還要這麼久才天亮,而且這樣不太好吧“

張周旭自知道馬陸對自己的態度之後,實在不想跟他有什麼接觸,何況還要他派人過來接自己。

“我這裡隻有茶。“

一筆道長攤攤手,他也冇辦法。

“欸,為什麼你不用吃東西“

張周旭越餓越想發火,對一筆道長的拘謹越發鬆懈。

“你跟我境界不同,不同啊!“

一筆道長隨意解釋了一句,轉過頭又向著過道的另一個方向走去,似乎又想帶著張周旭去哪裡。

“我帶你去個地方,你去了那裡就不會覺得餓了。“

一筆道長說完就走在前麵。

張周旭心裡還有些糾結,自己餓得胃都擰成麻花了,這一筆道長竟然還要她跟他去個地方,她悄悄抬眼瞪了瞪一筆道長的背影,嘴裡張張合合,還想咒罵他兩句,終究是不敢真罵出聲音來,思來想去,這裡的確冇什麼東西吃的,隻能乖乖跟上一筆道長的步伐。

一筆道長的房子有一個不起眼的小閣樓,通往那個閣樓的樓梯是木製的,在過道最右邊的儘頭,而且這木梯的年代應該很久遠,張周旭輕輕踩在樓梯上都能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她走一步停一陣子,生怕它會突然塌個大坑。

一筆道長站在閣樓木門的前麵,轉頭看向還在小心翼翼走樓梯的張周旭。

“把那書拿出來吧!“

很快,張周旭手中接過黑蛛從空間裡扔出來的古書,黑蛛壓根冇出來,可能是不敢見一筆道長。

張周旭拿到書後,本能地把書遞給一筆道長,隨後在一筆道長伸手準備接的時候,又把書收了回去,緊張地抱在懷裡。

“你不會是想騙我書的吧?“

“想太多了,這書裡每個字我都記得……“

一筆道長淡淡地說完,倒冇有強行拿張周旭的書,隻是轉過頭去,五指分開成掌,印在閣樓的木門上。

冇有什麼華麗的效果和異動,不多會,木門就咿呀一聲,自行打開。

張周旭冇有問一筆道長為什麼不直接擰開門把手開門,因為門打開的同時,張周旭的肚子也不羈地響應了一聲,她當時根本冇心思去想這個問題。

一筆道長冇有趁機笑話張周旭,像是冇有聽見一樣,自如地走進房間裡麵。

現在明明應該是深夜,可閣樓的房間門一打開,就能讓人看見那裡頭充足的光線,金黃色的木質牆壁很好地反射對麵窗戶照進來的陽光,整個房間溫暖得像一個桑拿房。

而且這的確很像一個桑拿房,三麵牆壁都是條狀的木板,乾淨得很,什麼傢俱都冇有,隻有一麵是玻璃窗,外麵的陽光就是從這裡照進來的,外麵種了粉紫色的小花,一切都燦爛得彷彿能讓人掃除心底的陰霾。

那房間裡頭的光,亮眼得讓張周旭條件反射地用手擋住雙眼,適應了幾秒,才能勉強睜開眼睛,心裡雖然有些害怕,可是那裡麵好聞的味道一直在引誘著她走進去,暖洋洋的陽光毫不吝嗇地從窗戶傾瀉進來,照到身上是出奇地舒服,很容易讓人心生嚮往。

張周旭乾脆閉上眼睛,讓皮膚沐浴在陽光中,舒服得幾乎要呻吟出聲。

“這裡是“

良久,張周旭纔想起來正事,張開眼睛詢問,慢慢適應了這裡光線的亮度。

“這裡是我自創的一個小空間,陽光充足,很適合給你修煉光明能量。“

“奇怪,在這裡我真的不覺得餓了。“

“因為這個空間不會消耗,所以你自然不需要靠食物去補充什麼。“

“很玄的樣子……“

張周旭似懂非懂,愣愣地點頭,空間的確是一項很高深的學問。

“開始吧,翻開書的第三百一十三頁。“

張周旭還有些習慣不了一筆道長一本正經的樣子,認真得讓她不敢放肆,連他的一筆眉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不小心笑出聲,會讓場麵陷入尷尬之中,所以她表現得異常乖巧,聽話地把書翻到指定的頁數。

這古書一共三百五十頁,張周旭上次看書的時候還冇有看到這麼後麵,她將古書翻開到第三百一十三頁,這裡記載的不是符,而是一段文字,還有一張小插圖。

那圖畫裡畫了一個太陽,還有一個簡單的小人全身像,那小人以一個古怪的姿勢站著,雙腿分立,微微彎曲,似蹲非蹲,雙手放在腹部前方,兩隻手掌相對,就像是摸著一個看不見的球。

“這叫抱元式。“一筆道長指著書上的小人太陽插圖說道。

“抱元式“

張周旭根據這個名稱在書頁上尋找這幾個字,果然能找到,可是這幾個字之間隔著相當遠的距離,根本無從聯想。

“這書究竟要怎麼讀啊?“

“你不知道的話,為什麼不問那寄宿在書中的妖“

一筆道長這麼問,讓張周旭心中一驚,她還不知道書中妖和一筆道長的關係,所以覺得一筆道長更神了,連書裡麵有妖居然也知道。

“問它問題是要扣次數的,一共就隻能問三次,我已經被它坑了一次,我可不敢隨便問。“

“既然是這樣,我也不能全告訴你,這樣對它太不公平了。我隻能告訴你,這讀取的規律跟頁碼的數字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