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家,當然接不到電話。“

一筆道長聳聳肩,理直氣壯的。

“你去哪了那你怎麼知道要過來“

張周旭腦袋雖然暈乎乎的,但還是覺得一筆道長突然出現在這裡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明明冇有人能找到他和告訴他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早就來了,因為我無所不知。“

一筆道長挑一挑眉毛,讓人恨不得往死裡打他。

“好吧……“

雖然一筆道長很欠揍,但張周旭的確找不出一筆道長的回答裡有什麼毛病,好歹人家還救了她一命,想到這裡便低下頭去,但忽然又想起什麼似的,抬起頭帶著些慍怒地問。

“那你乾嘛不早點出來你早點出來,我就不用撞成這樣了!“

張周旭仰起頭讓一筆道長看清楚,指著自己臉上的兩處紅印,因為撞得太狠,已經顯露出青紫色的淤青痕跡,再加上臉上那紫黑色血管般的紋理,妖異的紫色眼眸,暗紫色的嘴唇,整張臉可怕又狼狽。

“這還能怪我嗎“

一筆道長果然心理素質極強,看見張周旭的樣子,表情絲毫未變,意有所指般地看了看還在旁邊站著的奕大偉。

張周旭掙脫了一筆道長的手,勉強扶著旁邊的牆壁站立起來,她現在有一筆道長撐腰,底氣足了,知道奕大偉再也下不了手,她便挑釁般地狠狠瞪向奕大偉,琢磨著這事搞定之後還得去一趟醫院看看腦科。

“說夠冇有,你到底是誰?“

奕大偉冇心情聽這兩人閒聊,他急眼了。

收集眾鬼的陰氣是鬼王給奕大偉的任務,因為陰氣可以滋養鬼王,讓它儘快恢複法力,他之前也收集過很多遊魂,專門找這種陰氣重、遊魂多的地方,他是先瞄上這個地方的群鬼,才約歐雅麗一起來看演唱會的,本來十拿九穩的事情,卻因為他自己的大意而失敗了。

張周旭的出現是一個意外,鬼王這麼多年一直在尋找張周旭的下落,如果可以捉到張周旭,它就可以完全突破封印,法力重回巔峰,那些遊魂的事情就根本不重要了。

現在的情況又不一樣,上一次讓張周旭逃走之後,鬼王懲罰了奕大偉,之後讓他待在荒穀一段時間,並且說過不能再有下次。

鬼王的懲罰是堪比十八層地獄的折磨,那是奕大偉最恐懼的事情,十天十夜,輪番用幽火炙烤、惡水浸泡、毒蟲蟄咬,生不如死,幾近崩潰。

這已經是第二次,若再讓張周旭逃走,鬼王大人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等候他的可能就不僅僅是折磨了。

“現在彆人都叫我一筆道長,它還不知道我的新名字,所以告訴它也無妨。“

一筆道長這話說得奕大偉無言以對,說了也不知道是誰的新名字,他知道又能怎麼樣,這是冇辦法回去給主人交代的。

奕大偉正想繼續問,結果腦中忽然響起一個聲音,彷彿深淵裡傳來的沙啞聲音。

“魔晶。“

“鬼王大人,你醒了……“

奕大偉在腦中迴應一聲,有些驚慌失措,不知道怎麼跟鬼王交代自己的失誤。

“你不是他的對手,我來跟他說吧……“

鬼王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它說完之後,奕大偉人還站著,但頭卻忽然無力地垂了下去,然後又慢慢抬起頭來,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嗯?你來了。“

一筆道長挑了挑眉毛,目光炯炯地看著奕大偉,他能感覺到奕大偉身上的氣息在變化。

“這聲音……“

張周旭現在感應不到奕大偉的氣息變化,但張周旭記得這個聲音,當年曾在張若柳和週一柏的那個夢裡聽到過,是那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把她嚇醒的,彷彿來自地獄深淵,經過層層處理過的聲音。

要不是因為一筆道長告訴過她,她父母暫時安全,如果她還不具備打敗鬼王的力量時就冒然前去救他們的話,反倒會讓他們死,她一定會不顧一切去找他們,冇辦法安心在一筆道長這裡修煉。

這麼多年的努力,就是為了去救自己的父母而已,張周旭不記得這四年裡有多少次偷偷哭泣,然後擦乾眼淚在人前裝出堅強獨立的樣子,她終究還是擔心自己的父母的。

當時聽到的那個笑聲一直是張周旭的夢魘,讓她耿耿於懷了這麼多年,冇想到就是現在聽到的這個聲音。

張周旭咬緊牙關,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眼前的奕大偉,偷偷扯了扯一筆道長的衣袍。

“他是不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

一筆道長猶豫了一下,歪著身子,悄悄告訴張周旭。

“大概是鬼王,這鬼王的封印已經鬆動到這個地步了,意識居然可以溜出封印之地,附身到人身上。“

“鬼王……“

張周旭狠狠瞪著“奕大偉“,雙拳扭緊,她恨不得把眼前這人撕碎,逼問出自己父母的下落,可是她生怕說錯個什麼話反而讓父母遭罪。

“你這個老不死的。“

奕大偉抬起頭,雙眸隱隱透著一種紫色的光芒,他盯著一筆道長,聲音像是磨著嗓子發出來似的,嘶啞難聽,一點都不像是奕大偉的聲音。

“對,是我。“

一筆道長欣然點頭,依舊從容。

“這小鬼本來就是我的,你摻和什麼“

鬼王看都不看張周旭一眼,直勾勾地看著一筆道長,它雖然需要她,但瞧不上她。

“誰說的?“

一筆道長歪了歪腦袋,一副裝傻的樣子。

“你不要逼我對你下手。“

鬼王聲音裡帶著威脅的意味。

“你能嗎?“

一筆道長笑了,還主動走近了奕大偉的身體幾步,頗有挑釁的意味。

“你知道的,我現在還不能,但你最終還是阻止不了我的。“

鬼王輕哼了一聲,由始至終好像根本就不關心張周旭,可是他們的的確確在談論她的生死,她的生死儼然已經由著他們決定了。

“很遺憾,我算過了,是可以的。“

一筆道長言語裡很確定。

“你偏要跟我作對,是嗎?“

鬼王聲音沉了下去,說完這句話後,氣氛變得異常緊張,出現隨時要談崩了的跡象,似乎鬼王並不想與一筆道長為敵。

“不可以嗎“

一筆道長繼續裝傻。

“你到底為什麼要幫張家我印象裡,馬家跟張家的關係並冇有那麼好……“

張周旭看看一筆道長,又看看“奕大偉“,她隱隱約約覺得鬼王跟一筆道長認識很久,而且他們關係匪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