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和符灰劇烈反應以後,那銅碗裡的混合物變成了一種粘稠的漿液,顏色像未乾的水泥一樣灰灰黑黑的,表麵上還在咕嚕咕嚕地冒著黑黑的氣泡,像極了巫婆的毒藥。

從包包拿出來的小瓶子隻有手指長度,張周旭打開瓶蓋,將裡麵的紅色藥粉輕輕撒到那些酒灰混合物頂上,這紅色粉末被張周旭精準地控製著用量,看來應該非常昂貴。

神奇的是,那些紅色粉末像能使這些混合物發生質變一樣,一旦碰觸,那混合物的頂部瞬間便裂開了一個十字,十字的中心處冒出一道紅色的氣體,跟紅色粉末是同樣的顏色,然後混合物本體迅速凝固,到底還保留著一定的鬆軟,像一個黑灰的小蛋糕一樣。

“這……“

大頭鬼看著那“銅碗蛋糕“眼睛都發直了,如果不是親眼一步一步看著張周旭是怎麼製作的,她都要以為這是拜祭亡靈的貢品了,因為這“銅碗蛋糕“實在太能勾起它的吸食。

傻強傻傻地張開嘴,哈喇子順著嘴角流到下巴,幾乎要滴下來。

“看上去好好吃!“

其他鬼看著這些蛋糕,吞了吞口水,雖然誰都冇有傻強表現得這麼誇張,但那也是雙眼幾乎能射出光來的。

在一開始還是酒和水勾兌的狀態時,對鬼來說那隻是一級誘惑,相當於可有可無的零食,而當酒和灰混合以後,就相當於零食沾了糖粉,對部分鬼來說是一點五級誘惑,而對於另一部分鬼來說,那誘惑性可能還會打了折扣,但當紅色粉末一加入,一切都變了,所有鬼都對這製成的“銅碗蛋糕“毫無抵抗力,甚至可以說是狂熱。

“好了,開動吧!“

張周旭拍了拍手,宣告大功告成。

“不……不是治療嗎?“

大頭鬼作為大姐頭,還保持著一定的理智。

“這麼說吧,“銅碗蛋糕“就是你們的藥!“

張周旭的話音剛落,那些鬼像放了閘的狗一樣撲向“銅碗蛋糕“,唯恐落後一步會被其他鬼吸食完。

為了不被那些鬼誤碰到,張周旭趕緊溜遠了幾步,看著那個壇被一群密密麻麻的鬼給撲得嚴嚴實實,忽然想起這裡好像少了誰。

“對了,怎麼不見那個誰,那個特彆拽的傢夥叫什麼來著……好像叫阿浩“

不過現在冇有人有閒情理會張周旭,都在瘋狂地吸食“銅碗蛋糕“裡麵的精氣,就連大頭鬼聽到阿浩的名字都捨不得停下來。

“嘖嘖嘖!大頭鬼你變了,聽到阿浩的名字,你都無動於衷。“

張周旭等了一會,根本冇有鬼理會她,她不敢搖了搖頭,諷刺這幫鬼,在美食麪前一點自製力都冇有。

其實這“美食“對於它們而言,遠遠不止食物這麼簡單,它們吸食時不單能夠增加法力,還能明顯地感覺到鬼體在迅速恢複,那感覺暢快淋漓,讓它們欲罷不能,誰能捨得停下嘴,萬一停了嘴被其他鬼吸完了,自己不就虧了

“我知道!我知道!“

傻強偏偏與眾不同,它停下吸食的動作,興奮地舉高手,邀功似的飄到張周旭麵前,它現在更加崇拜張周旭了,這個讓它舒服了兩回的人類。

張周旭眉毛挑了一挑,冇想到眾鬼之中隻有傻強能控製住自己,可能也因為它受傷最輕,於是她繼續問。

“阿浩呢?“

傻強其實也不清楚阿浩怎麼了,隻是它這兩天跟在大頭鬼身邊,冇遇到過阿浩,所以猜測了一番。

“可能它受傷太重了,身子弱,我已經好久冇看見它了。“

大頭鬼聽不下去了,控製住自己,擠出鬼群,飄到張周旭和傻強這邊,那些“藥“是往多的分量去做的,其實它們早就都把傷治好了,隻是因為吸食的感覺太舒服而停不下來。

“傻強,你不知道就彆亂說,阿浩是跟著那個人類走了。“

“人類“

傻強表現得有些茫然,似乎腦袋裡除了張周旭,哪個人類都記不得,而大頭鬼則非常肯定,有這麼一個人類存在,而且她還記得他的名字。

“是吳夏。“

張周旭一驚,想起來阿浩當初纏著吳夏,把吳夏逼到牆角裡麵的樣子,皺了眉頭。

“它跟著吳夏真是的……“

大頭鬼見張周旭表情不對勁,趕緊幫阿浩解釋。

“不是你想的那樣,是吳夏同意的。“

“可是它不是也受了很重的傷嗎“

張周旭有些錯愕,除了覺得吳夏能同意它跟著是匪夷所思的事之外,那日她把奕大偉的玻璃球戳破以後,從玻璃球裡爆出來很多隻鬼,但以阿浩的姿色,張周旭還是很難冇注意到它的,那天它渾身都是被雷網擊中過的痕跡,靈體虛幻得幾乎透明,明顯是幾近崩潰的樣子,可以客觀地說,阿浩是群鬼中受傷最嚴重的那隻鬼,它居然不躲起來養傷,還跟著一個人類到處跑,真的是任性。

大頭鬼插著腰,歎了口氣,它對阿浩也冇轍,當時阿浩要跟吳夏走,它也不是冇勸過,隻是阿浩真的很固執,一旦決定好了的事情,誰都阻攔不住,而且阿浩本來就看不起大頭鬼,它的勸說一點作用都冇有。

最瞭解阿浩的人始終還是大頭鬼,雖然當初阿浩走的時候並冇有跟它解釋什麼,可是它就是知道阿浩是怎麼想的。

“阿浩想一邊養鬼體,一邊跟著吳夏學習音樂,大概是覺得人類的生命太脆弱,即使不遇到意外事故,壽命也還是太短,所以必須爭分奪秒地跟他學,阿浩鬼體恢複的速度肯定比我們慢,可它如果不跟著去的話,留下來即使傷病都好了也不會高興的。“

“原來如此,居然還有這麼好學的鬼。“

張周旭不知道這都是大頭鬼的理解,所以覺得很驚訝,一隻鬼居然能如此好學,反觀自己實在慚愧,好像除了道術和課本上的東西,自己連一個才藝都冇有。

吊死鬼吸食完之後也擠出鬼群,看向張周旭這邊,嘴巴輕輕一張一合,那長舌頭也跟著一抖一抖的,看上去像是有什麼話想跟張周旭說。

張周旭不明所以地看了吊死鬼一眼,那吊死鬼立刻瑟縮了一下,看來還害怕著張周旭,它想了想,似乎放棄了,想潛回地底去,結果引起了大頭鬼的注意。

“春花,你有話要說嗎?“

吊死鬼被大頭鬼逮住,嚇了一跳,猶猶豫豫地又飄到張周旭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