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對於以前的安童來說,可不是小數目,張貴宗很清楚她家裡的情況,而且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大哥不但冇有給安童優惠價,還對她開了個大價錢。

“十萬!“

張貴宗重複了一遍這個數目,語氣裡是滿滿的驚訝和心疼。

“大哥,做那個觀落陰要這麼貴啊?“

張周旭一聽觀落陰,更驚訝了。

“觀落陰安童為什麼要做觀落陰而且你……“

張周旭驚訝之下差點脫口而出,把質疑張誠能力的話也說出口,她真的很懷疑張誠的能力,真正的觀落陰是一種禁術,而且對施術者的法力要求很高,張周旭也是得知如何閱讀馬家古書以後才知道的,之前在遊輪上,李麥和蔡敏對阿偉畫的那個符就是觀落陰的符文,其作用是將活人的靈魂暫時性剝離出體外,必須在可承受的時間內把靈魂送回體內,不然靈魂離體者會有生命危險,有些人會用這個法術到陰曹地府去找自己死去的親人,或者去問一些關於前世的事情,聽說在台灣地區,還有道者專門開了一個陰間旅行團,專門給有興趣的人施展觀落陰之術,帶活人下陰間。

當時李麥的法力太弱,導致那次的觀落陰冇有成功,阿偉的靈魂離體,但冇有意識,最後還惹出人命,倒是誤打誤撞達到了蔡敏的目的。

“欸,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張誠一下子反應過來自己說漏嘴了,趕緊想轉移話題,他怕張周旭是個懂行的,自己也心虛,因為他知道自己騙了安童,觀落陰他做不來,隻是做真正的觀落陰的確就是這個市價,所以他就想到用這個禁術的名字來忽悠安童,畢竟一般人都冇聽說過觀落陰。

“大哥,你怎麼能收這麼貴?好歹她也是你弟弟的……“

張貴宗皺著眉頭,微微帶著慍怒,但對方是自己一直敬佩的大哥,所以勉強壓抑著怒火。

張誠反問得很快。

“她是你的誰?“

“朋友……“

張貴宗的心感覺被刺了一下,悶悶地說出朋友兩個字,事實上安童從來冇有承認過他們倆有超越朋友的關係。

“說實話,哥收這個價錢,還真有點替你教訓她的意思,幸好她明確拒絕了你,而不是繼續玩弄你,不然我還得再多收她十萬。“

張誠看上去好像在為張貴宗打抱不平似的,其實是把自己的貪念粉飾得正義凜然。

“為什麼?“

張貴宗聽不明白,眉頭皺得更緊,他從來冇覺得安童在玩弄他的感情,她對他一直都是這個態度,明明是自己死纏爛打而已。

“她總對你冷冷淡淡的,有事就知道找你幫忙,不過我也奇怪,我向她要十萬的時候,她居然冇去找你。“

張誠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錯了,摸摸自己下巴處油膩的鬍渣,若有所思。

張貴宗忽然一個急刹車,把車子停在了路旁。

“大哥!“

張誠嚇得瞪大眼睛,他從來冇見過自己三弟發這麼大的火,語氣不自覺弱了下來。

“怎麼了不想吃飯了呀?“

張貴宗像下定什麼決心一樣,雙眼裡都是堅決,但他冇有看著旁邊的張誠。

“你把錢先還給安童,那十萬我慢慢幫她還。“

“你拿什麼還人家都已經還清了,工資又比你高那麼多,現在人家存款也肯定比你多得多。“

張誠被張貴宗氣笑了,在他眼裡張貴宗這種行為是可笑和愚蠢的,他絕對不會把已經吃下肚子裡這麼久的肥肉給吐出來。

張貴宗的手捏緊方向盤,看上去很用力,手上青筋都一條一條現了出來,他的怒火快要控製不住了,說話帶著咬牙切齒的感覺。

“那也不能讓你這樣欺負她。“

張誠也來氣了,心想這見色忘義的蠢傢夥。

“我怎麼欺負她了“

張周旭在後排一動不動,眼睛看看張貴宗,又看看張誠,一句話都插不上,或者說是不敢插嘴,眼看著兩人的氣氛越來越緊張,自己似乎應該說點什麼證明下存在感才行。

“額,那個表舅,觀落陰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張誠臉上表現出驚訝,其實心底偷偷有一絲竊喜,又有些得意。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所以好奇嘛!表舅你懂得真多。“

張周旭說完這違心的話之後,低下頭去,藉著張貴宗的座椅遮擋自己的表情,立刻吐了吐舌頭,這話說完都覺得辣嘴。

“那我這個做表舅的來給表外甥女科普一下吧!這個觀落陰,就是把死人的靈魂強行召喚到我身上,這施術者可是要折陽壽的!用自己陽壽來換錢,我不覺得是在欺負人,書上都有說過,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呀!“

張誠說話的時候陰陽怪氣的,故意湊近張貴宗的耳朵,似乎是想給自己洗白,言下之意還隱隱想說自己要少了錢。

“哦~“

張周旭心下瞭然,故意拖長單字,原來這張誠是用鬼附身來騙安童,對她說是做的觀落陰,價格也是做觀落陰的價格,隻是真正做的是鬼附身而已,這對施術者並冇有什麼特殊要求,隻要八字不重的都成,可以說是相當輕鬆的一件事情,真夠黑心的,心下更看不起這個表舅了。

“我明白了,表舅。這件事情該怎麼解決呢?我看不應該讓小哥幫安童還錢,而是應該你自己把錢還給安童,這錢你本來就不該拿。“

張周旭的正義感忽然膨脹,腰桿挺得筆直,她早就想撕破張誠那張虛偽的嘴臉了,也不管他是不是自己長輩,是不是自己父母的朋友了。

“憑什麼?“張誠愕然問道。

張周旭笑了笑,眼睛特彆亮,直勾勾看著我張誠,把他看得越發心虛。

“表舅,你剛剛說的不就是鬼附身嗎?雖說對人體不是毫無影響,但也冇有到折壽這種程度,收個五六百塊的,還算情有可原,但你居然敢要價十萬,你這就是騙錢呀!“

張貴宗聽明白了,顯得很驚訝,他以為隻是大哥要價高了,冇想到他根本從頭到尾都在騙安童。

“什麼?大哥做的不是觀落陰嗎?“

“觀落陰是把活人的靈魂剝離,跟鬼附身根本就是兩回事。“

張周旭簡單介紹了一下,很顯然她什麼都知道,剛纔隻是為了套張誠的話,所有裝不知道的。

“你……你一個小孩子,懂什麼?“

張誠被張周旭這麼不留情麵地揭穿,臉唰地一下全紅了,指著張周旭話都說不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