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我今天來小吃攤吃過東西的,你還記得我嗎?娥姐跟我說有東西要給我,所以讓我過來這裡等她。“

娥姐老公當然能認出這是張周旭的聲音,但他皺著眉頭,顯得很困惑。

“她要給你什麼東西“

“我也不知道。“

張周旭的心撲通撲通地跳,隨便說個什麼東西很容易被拆穿,急中生智還是說自己也不知道好了。

娥姐老公手還握著掃把的柄,腳步依然冇有動,他還是覺得張周旭來得太蹊蹺,想了想又問。

“你們不是早走了嗎?“

“娥姐後來忽然想起來有東西要給我,所以給我打了通電話,還告訴了我這裡的地址,不然我怎麼知道到這裡來找你們呢?“

娥姐老公想了想,鑒於娥姐三番四次忘記給凡凡做飯,所以娥姐在他印象裡的確是這麼丟三落四的,過後再把人叫回來在他眼裡也是有可能的。

“好吧……“

“凡凡,你先回房間去。“

娥姐老公應了張周旭一句,還有些半信半疑的,但心想她一個小女孩,能乾什麼壞事,於是打算開門,但又想起什麼,然後朝房子裡的空氣揮了揮手,不多久那小房間的門就自動關上了。

娥姐老公在門旁邊放下了掃把,打開門,門外果然隻有張周旭一個人。

“那個男的呢?“

娥姐老公問的當然是張貴宗,但他們剛纔冇有說自己的姓名,所以娥姐老公便用那個男的來指代。

張周旭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謊話張口就來,樣子看上去很乖巧,說起謊話來也特彆容易使人相信。

“哦,因為娥姐說東西是給我的,所以我讓他在小區門外等我呢!“

“這樣啊,那彆在外麵站著了,你先進來吧!“

娥姐老公不疑有他,便讓開了身子,給了張周旭足夠的空間進門。

“喝水還是果汁呢“

“水就行了,謝謝叔叔。“

張周旭趁娥姐老公轉身走向廚房的這個空檔,立刻環視一下整個房子,客廳的空間異常擁擠,隻有一張沙發、一張茶幾和一張飯桌,連電視機都冇有,偏偏牆上幾個角落掛了跟這個房子風格很衝突的掛畫,很明顯這些掛畫隻為了遮住什麼東西,張周旭已經猜到這掛畫背後一定是貼著辟鬼符的,為了困住這裡的小鬼。

娥姐老公和娥姐都隻是普通人,那麼肯定是有人指點過他們,不然他們不可能會養小鬼,還能精確地在這幾個方位上貼辟鬼符,成功把鬼困住。

客廳地上有一堆淩亂的兒童玩具,一看就是剛剛玩過,還冇來得及收拾的,剛纔的玻璃碎屑隻是被娥姐老公掃成一堆,還冇有倒掉,然後張周旭的目光鎖定在客廳的小房間那裡,她能夠感應到那裡的氣息和血腥味。

那個小鬼似乎對張周旭很戒備,它知道她是個道者,雖然躲在房間裡麵,但一直在監視著她,剛纔它故意摔碎玻璃杯,想來就是為了阻止娥姐老公把她請進來,幸好它不能現身,所以娥姐老公看不見它,不然已經提醒娥姐老公了。

一般那些要養小鬼的人,不是隨便選鬼來養的,最好就是選一些生前就比較有靈氣的小童或者嬰孩,那麼它死後成了鬼,法力也會強些,能辦到的事就更多了,有些人養小鬼是為了求財,有些人是為了趨吉避凶,也有些人是為了自己不為人知的原因……

這隻小鬼的戾氣很重,法力也不弱,應該是慘死的小鬼,成為厲鬼之後,被施了法,變得聽話,然後一直被困在這裡,用陰血養著,正因為它能力不弱,所以一下子就知道張周旭對於它是有危險性的。

“這是涼白開,可以立刻喝的。“

娥姐老公很快拿著一杯清水從廚房出來,笑著請張周旭坐到沙發上,然後拿掃把和垃圾鏟,準備將玻璃碎掃到垃圾桶裡。

“謝謝,叔叔。“

張周旭拿過杯子,但冇有喝,看著娥姐老公的背影,又看看那個小鬼的方向。

“叔叔,凡凡在房間裡麵嗎?“

“哦,是啊,上小學了,老師佈置的功課多,這不正寫作業嗎?“

娥姐老公背對著張周旭,表情愣了一愣,但手上動作冇停,回答得很快,彷彿凡凡真的在做作業一樣。

張周旭笑了笑,先不拆穿他,表麵上順著娥姐老公的話繼續說。

“如果凡凡作業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問問我呀!“

“小孩子的作業有多難他自己就能做好,不用費心了。“

“凡凡一定長得很可愛,叔叔,你們有拍過照片嗎“

張周旭想了想,換了個角度問娥姐老公,就想看看他還能怎麼搪塞過去,一邊心想:你養一小鬼,肯定冇有照片吧!

“有啊,我們很喜歡給凡凡拍照的。“

誰知道娥姐老公忽然來勁,回過頭來,臉上笑意盎然,好像真的很興奮跟人分享自己兒子的照片一樣,立刻放下掃把和垃圾鏟,從一個隨手就能夠到的櫃子裡麵抽出一本厚厚的相冊,就像他們自己也經常翻這本相冊一樣。

張周旭臉上的笑意僵了一僵,心裡疑惑,還真有照片

娥姐老公翻開了相冊的第一頁,然後遞給張周旭。

相冊第一頁有兩張橫著拍的和兩張豎著拍的照片,都是同一個小男孩的單人照,小男孩約莫五六歲,臉圓圓的,笑起來兩眼彎彎像月牙,嘴邊還有兩個小酒窩,剪著小寸頭短髮,看上去是個可愛開朗的小男孩,當時似乎是去一個什麼公園玩的時候拍的,穿著的都是同一件衣服。

“這就是凡凡啊?“

“是啊,咱們家凡凡很可愛吧?“

“是啊,好可愛的小男孩,長大了一定是個帥哥。“

張周旭故意提到長大,看著娥姐老公的表情,他竟然冇有露出什麼破綻,於是她又笑著翻開了第二頁,照片還是同一個天拍的,小男孩吃雪糕,小男孩玩蹺蹺板,小男孩在湖邊笑,小男孩跟卡通人物的塑像合影等等,全是單人照。

“你們不跟凡凡合影嗎?“

“有啊,就在後麵呢!“

娥姐老公連忙翻到後麵幾頁,果然有幾張合影,但不多。

還是在同一個公園,小男孩穿著同一件衣服,三人坐在同一張長凳上,年輕一些的娥姐和娥姐老公分彆坐在小男孩的兩側,小男孩比單人照時笑得靦腆一些,但是看上去應該還是挺高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