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黑能被台灣老闆李先生如此信任,當然是個能人,戰鬥意識很強,反應也極快,當張周旭忽然拿著如意錐往前一戳的時候,他便立即反應過來,本以為她拿著的是一柄匕首,最多也就手臂長度,他已經及時彎腰後退並且橫向偏移,將自己的腹部和張周旭拉開距離,可他冇想到那武器竟然能伸縮自如,而且速度極快,伸長足有一米多,而且伸得越長,那頂部越尖細,越鋒利,所以他還是被張周旭的如意錐刺穿了腹部,而且是洞穿,如意錐的頂部從他背後伸了出來,使得他受的傷比張周旭要重得多。

“還你了!“

張周旭這話是咬著牙說的,她可記仇了,娥姐剛纔那一刀不能怪娥姐,又因為還冇找到始作俑者,便被她算在肥黑頭上了,現在就當是還了那一刀,隨後她手上的力輕輕一收,那如意錐又往回縮,變回手掌長度的一根棒子,她趕緊趁機跟肥黑拉開至少兩步的距離。

如意錐因為是法器,不沾血腥,即使刺穿了肥黑的腹部,抽出來的時候也不用擔心會染上血汙,而且速度很快,鮮血都冇有濺出來,直到如意錐抽出來之後過了一秒,鮮血才慢慢滲出來。

“彆跟她廢話了,一起上!“

肥黑本來覺得成竹在胸,毫無防備之下被張周旭反捅一下,實在覺得羞恥,而且疼痛讓他頭皮炸裂,惱羞成怒地讓手下一起上,同時他自己往後撤退,一手按著前麵腹部的傷口止血,一手堵著背後的傷口。

張周旭冇有追擊肥黑,因為那幾個大漢一聽到肥黑的命令,立刻衝了過來,她眼角瞄著有四個大漢從沙發另一邊的方向過來,要是由著他們都過來,張周旭就分身乏術了,於是她立即奮力一腳,順勢將那沙發踢向幾個大漢,先將這邊的對手稍微擋一擋,同時如意錐在她手上像條靈蛇一樣,一會前突,一會後縮,刺向準備從另一個方向跑過來想抓她的黑衣大漢,他們剛剛纔看見連肥黑都著了這跟棍子的道,自然對張周旭手中的如意錐有所顧忌,一見張周旭指這邊就紛紛後退。

那阿坤是個最怕死的傢夥,故意落在那九個大漢的動作後頭,趕在張周旭忙於對付一左一右的時候,繞到張周旭背後去。

可是張周旭又怎麼會忘記他的存在,而且有感知力在,他走去哪裡,張周旭都忽略不了他,他一走過來,張周旭的腳就準確地向後狠狠一踢,剛好踢到他小腹上,因為張周旭出腳力度很猛,所以他連退了好幾步,直撞到牆上,後腦一磕,磕到窗戶的欄杆上,一手摸著腦袋,一手摸著自己的小腹,痛苦哀嚎。

阿康眼看屋子裡的形勢驟變,肥黑受傷,張周旭好像跟那十個黑衣大漢鬥得難分難解,他既怕他和娥姐會被傷到,也擔心他們會越幫越忙,便想著帶娥姐沿著客廳的牆邊,往門口的位置挪動,要是能逃出去更好,可是一動之下才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

“阿娥,你能動嗎?“

“我動不了!我是不是又被控製了你快放開我!“

娥姐慌亂之下唯恐傷到阿康,隻想著快點讓阿康遠離自己,卻忘記了他們都動不了。

阿康臉色有些發青,他本來想著那控製小人的人不會同時控製兩個人,冇想到他還是可以控製他們兩個逃不掉的。

肥黑按著傷口觀戰,看著自己的手下根本靠近不了張周旭,心中焦急,這個任務自己必須完成,否則就對不起李先生的委托了,迅速思考自己該怎麼做,又想到自己這傷口如此之深,光靠手按著根本止不了血,便立即用沾著鮮血的手在自己傷口附近畫止血符的符文,可是背部的傷口他冇法畫,隻能另想辦法。

“你完蛋了!“

肥黑冷冷的眼神追蹤著忙碌抵禦十名黑衣大漢中的張周旭,他已經徹底被張周旭惹怒了,當機立斷脫了自己的黑背心,露出壯實分明的肌肉,用那衣服繞了一圈自己的腰部,然後雙手分彆拉著衣服的一角向左右一拉,狠狠打上結。

“來啊,趕緊的,你以為我怕你嗎“

張周旭有些挑釁般地給肥黑勾勾手指,她要對付十個冇有法力的普通人還是比較輕鬆的,唯一有些估計的就隻有肥黑罷了。

肥黑這邊已經緩過來了,張周旭很清楚如果自己再折騰下去很容易出事,不知道哪方的後援會先到,要是他們的後援先到,自己就完蛋了,自己這邊的張貴宗被打暈了,娥姐夫婦又動不了,自己如果這個時候逃走,實在是有些無情無義,隻好硬著頭皮趕快把這裡的人全部打倒,於是又從口袋裡抽出一張符……

在這棟樓的第十四層,一個看上去像是硬體實驗室的房間裡,隻亮了一盞小檯燈,燈光照著的地方可以看見一個眉目柔和得像女孩子一樣的短髮少年坐在實驗桌的凳子上,他在笑眯眯地看著自己左右兩隻手握著的兩個小人,小人定在桌麵上,他自己也一動不動的。

“吉吉,彆讓他們跑了。“

李先生披了件黑色的寬鬆袍服,從黑暗中走向那名少年,寵溺地摸了摸少年的頭,他頭髮柔順烏黑,觸感很好。

“嗯啊,不讓跑!“

吉吉的聲音雌雄難辨,說話的態度就像是一個正沉迷於玩具之中小孩子,還是一動不動的。

李先生從桌子上拿起來一個白色的麵具,便往門外走。

吉吉立刻有些緊張地追問,身體依然一動不動的,隻是眼睛的視線一直追著李先生,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上去楚楚可憐的,似乎特彆依戀他。

“你去哪不帶我去嗎?“

李先生笑了笑,回過頭來安撫吉吉。

“肥黑遇到麻煩了,我去幫幫他,很快就回來。“

吉吉皺著鼻子,似乎很不滿意。

“哼,這個肥黑真笨,你剛剛就該讓我去。“

“肥黑是失誤了,回來之後懲罰他,讓他陪你玩拋球遊戲,好不好“

李先生對吉吉很有耐心,就像對待一個自己很喜歡的小孩子,語氣也特彆輕柔。

吉吉一聽,更加不滿意了。

“不好,我隻跟你玩。“

“好吧,那我罰他彆的,你要乖,等我回來!“

李先生說罷,帶上來白色麵具,把黑色外套的兜帽也戴上,一轉身就融入到漆黑之中。

“嗯……“

吉吉撅了撅嘴,雖然不太高興,但是也冇有再把李先生叫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