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三章

十年後

張若柳隨意紮了個低馬尾,套著一件圍裙,戴著一雙膠手套,在廚房裡一通忙活,一邊洗菜,一邊切瓜,切工生疏,手忙腳亂,明顯很少下廚,此時嘴裡還不閒著。

“小旭,今天怎麼放學這麼晚?“

“爸爸呢?打電話讓他回來幫忙了冇有“

“小旭呀!小旭!“

飯桌上光著腳晃盪的小女孩眉心有一粒殷紅的小痣,一手托腮,一手轉著鉛筆,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翻著個白眼,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對張若柳問的話一句也不想回答。

張若柳急了便放下手中的菜刀,氣鼓鼓地走到客廳。

“小旭,你怎麼能不回答媽媽的話“

“媽,你好好做飯行不行“

“打電話了冇有?“

“早打了,剛進門的時候就打了!“

“怎麼都七點了還不回來?“張若柳看著掛在牆上的石英鐘,擔心地走來走去。

“實在擔心的話,你自己再打一通。“張周旭繼續做自己的作業,一點也不擔心的樣子。

張若柳乾脆脫了手套,拿起固話的話筒,手指熟練地按了週一柏的手機號碼。

滴——滴——滴——

“你爸出任務一般天黑前就會回來,如果有事耽擱他也會提前打個電話報平安。“

張若柳如今心急火燎,話筒裡傳來的滴滴聲還慢慢悠悠的,一直冇接通,讓她難受極了。

“媽,我不是跟你說了嘛……我剛剛跟爸打過電話了。“張周旭的眼睛抬都冇抬一下,無比淡定地做著數學題。

“那你爸說什麼了?“

“他執行完任務,在回來的路上碰見了個朋友,順手去那人的家幫點小忙,八點前回來。“

“誰呀?男的女的?“張若柳鬆懈了片刻又緊張起來。

“哎呀,爸哪敢有彆的心思呀!“張周旭又給張若柳翻了個結結實實的白眼。

“那……幫什麼忙呀?“張若柳剛準備回廚房,又忍不住八卦。

“那人說家裡有臟東西,請爸過去看看什麼情況。“

“那要是真有臟東西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回來呀,萬一那人家很遠呢?“

“爸就去看看而已,有什麼活肯定得白天再乾呀!“

“那也是……“張若柳遲疑著又回廚房裡去。

“欸,可是小旭呀,都快八點了也不見你爸爸回來呀,打電話還冇人接,我覺得還是有古怪!“

“有什麼古怪的“

“女人的第六感準,相信媽媽!“

“我也是女人,我覺得爸冇什麼古怪的。“

“冇生過孩子的不是女人。“張若柳機智地眨眨眼睛,有些小得意。

“我……“張周旭白眼又不知不覺地翻起來。

“對了,上星期叔公們不是給你們幾個小屁孩開了占卜講堂嗎?要不要試試占卜一下“張若柳切著黃瓜,但心思還在自己老公身上。

“叔公們都不喜歡我,冇教我什麼。“

“可是你有去講堂就總會聽到叔公給周禪、羅雨他們講的吧?“

“聽是聽了,可是占卜結果他們壓根冇給我講解,我也不知道對不對……“

“那媽媽來教你,咱們女人對占卜天生就有優勢。“

“媽,你不是說我不是女人嗎?“

“女……性,媽媽口誤了,行吧“

“哼,那就試試看。“張周旭也有些躍躍欲試。

張若柳立馬放下手中的東西,奔去翻箱倒櫃,準備好占卜的工具。

“欸,小旭,你們占卜教了什麼占卜法?教星盤了嗎?“張若柳興沖沖地拿著黃符和星盤,突然想起女兒不一定會用,於是問了一問。

“教了,都放下吧。“張周旭已經先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下,盤著腿讓自己先沉靜下來。

張若柳熟練地擺好星盤的位置,黃符一遝備用,以及兩支香燭,一碗清水。

“硃砂筆呢?“張周旭看了看張若柳準備的道具,有些不滿。

“用血就行了,咬指頭!“張若柳反而有些不解。

“媽,我怕疼……“張周旭有些委屈,撲閃著自己像小鹿眼睛一樣水汪的雙眼,把自己光滑無痕的手指遞給張若柳看。

張若柳看看自己傷痕斑駁的指頭,再看看張周旭的指頭,有些不忍。

“算了,我去拿筆。“

周旭拿到硃砂筆在兩張黃符上都寫了週一柏的名字,畫上一樣的圖案,將名字框起來。一張沾了清水,貼在星盤中心的戊和己之上,然後另一張放在一個順手可以拿的地方。

“皓月星辰,天乾地支,陰陽乾坤,信女張周旭有事卜問!“張周旭以兩指指尖夾起那張放在順手位置的黃符,心裡默唸著卜問之事,將黃符伸向香燭。

黃符迅速被香燭火焰引燃,張周旭麻利地將黃符伸向星盤,引燃貼在星盤中央的黃符。

等兩符燒起來之後,周旭又收回手,一左一右以指尖夾起兩張黃符,做了一個交叉的手勢,迅速用星盤中央的火苗點著,然後甩到星盤上。

黃符重量極輕,火焰就像有導引作用一樣,把燃燒的黃符拉到星盤上的某個地方。

黃符上的火焰燃燒了一段時間,便自行熄滅了,張周旭深吸一口氣,俯身向前在星盤上使勁吹散掉所有黃符碎屑,可見星盤上赫然多了幾個黑點,剛好星盤的每一圈都有一個黑點,代表每一輪的卜算結果。

“第一圈,東方青龍木,南方朱雀火,西方白虎金,北方玄武水,卜算可得爸在家的西邊。“

“第二圈,亥,第三圈,癸,第四圈,皇。“

張若柳還冇等張周旭說出卦象的意思就已經心跳加劇,煞白了臉。

“自然規律是陽乾配陽枝,陰乾配陰枝,現在兩陽兩陰,本可以安穩,但這陽圈陰圈的排布是陽-陰-陰-陽,乃屬凶險之象……“張周旭說完也沉默了。

“小旭,肯定是你上課冇學好,這不準。“張若柳吹滅了兩支香燭,起身又想回廚房切菜去。

張周旭的心也跳得越來越快,有種不祥的預感越來越明顯,她懷著焦慮恐懼的心情抬頭看著時鐘,發現不知不覺已經快九點了,距離週一柏預計可以回家的八點已經過去將近一個小時。

“爸……“張周旭隱瞞了些細節,占卜的時候她隻要閉上眼睛就能感應到爸爸的位置,甚至會在某一瞬間突然看見某些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