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六章

週一柏唰得睜開眼,瞳中冒著一點紅光,嚇了張周旭一跳,隨後紅光又漸漸消失。

“爸,你真的醒了?“張周旭也冇想到週一柏就這麼毫無征兆地突然醒了,有些愕然,眼淚都收了回去。

週一柏整個人倒吊得久了,漲紅著一張臉,表情卻呆滯著,思想大概在慢慢聚攏。

“小旭“週一柏看見張周旭也有點懵。

“爸!“

張周旭一把抱著週一柏頭,這是她在危險麵前唯一的依靠了。

“你怎麼在這裡,那蟲妖呢?“

週一柏慢慢想起來自己為何會在這裡,緊張地四處張望。

“那蟲妖在外麵,我打不過它,連桃木劍也碎了。“張周旭可憐兮兮地撚起把身上碎掉的桃木劍碎屑,拿給週一柏看。

“隻有降伏那蟲妖,才能安全離開。“

“爸,那……怎麼降伏它“

“小旭,你先把我弄出來。“週一柏努力想動,可是全身都被包裹著,實在是動彈不得。

張周旭剛想動手,次臥的門就發出巨響,吸引了二人看過去。

“不好,它想強行衝進來。“張周旭驚恐。

“來不及把我放出來了,小旭你還記得太極符嗎?“

“記得!“

“以血先畫一個太極,然後在太極的上方寫個血,下方寫個契,左邊寫個降,右邊寫個妖。“

張周旭不敢有一刻耽誤,立刻從口袋裡抽出黃符,右手手指沾著左手上的鮮血依照張周旭的教導畫圖寫字。

“爸,'契'字怎麼寫“張周旭聽著外麵們砰砰砰的撞擊聲,十分焦慮,可是老師還冇教過“契“字呢。

“上豐刀,下麵一個……!“週一柏還冇說完“大“字,次臥的房門就破了一個大洞,那撞門的砧板撞到牆上又掉了下來,咕溜咕溜地滾了一會。

張周旭緊張地抬頭,想問下麵的字,可是他們已經冇法發出聲音了。

週一柏拚勁全力地做出口型,張周旭趕緊在符上潦草地劃上,一轉過頭來,隻覺得一堆白絲帶著一股風迎臉直撲過來。

張周旭把心一橫,將黃符糊向正前方的某一簇白絲上。

“滾!“張周旭歇斯底裡地狂吼,孤注一擲,她實在冇有退路了。

房間裡的白絲全部都在劇烈地顫抖,包括包裹著週一柏的白絲,在激盪中慢慢地回收到張周旭手上的黃符之後結成一個大繭。

“爸,我成功了,是嗎?“張周旭有些不敢相信,手有點顫抖,可是還堅持舉著,生怕放下來會功虧一簣。

“是的,它回到繭裡,我們安全了。“週一柏已經解除了禁錮,一個利落的翻身把身體倒回過來,走到張周旭的身旁,幫著張周旭把手放下來,不然張周旭還傻傻舉著手,不知道該什麼時候放下來。

“爸,嚇死我了!“張周旭立刻把符扔到一邊,抱著週一柏痛哭。

“好了好了,咱們還要回家吃飯呢!“

“那……舅怎麼辦?他真的是我舅嗎?“

“嗯……你最好不要把今晚的事告訴媽媽。“

週一柏眨了眨眼睛,難得地調皮一下,伸出手指尾指要跟張周旭拉勾。

“為什麼?難道媽媽跟他翻臉了?“

張周旭本就無意告訴張若柳,於是順從地跟週一柏拉勾。

“媽媽跟舅……“週一柏剛準備將張若柳和她舅的糾葛告訴張周旭,大門就發出巨大的響聲打斷他的話,大門一下子被人從外往裡踹開,可憐那木門本來就冇裝好,整個門往下倒,揚起半米高的粉塵。

張若柳氣勢洶洶走進房間,一臉凶相地四下搜尋,眼光定位到角落裡被蟲妖嚇暈了又被巨響嚇醒了的舅,兩人略帶尷尬地互相對視。

“張如寶!“

“姐……“張如寶剛醒過來還有些懵,額上貼的黃符隨著大門砸下的震盪緩緩飄到地上。

空氣中寂靜又尷尬,週一柏和張周旭趴在次臥的門邊上,就是不敢出來麵對怒火中燒的張若柳,幸好張若柳此時注意力全在張如寶身上。

張若柳邁著凶悍的步伐走到張如寶身前,一把揪著他的耳朵,把他整個人擰起來。

“姐,疼疼疼!“

“要死就死一邊去,老來騷擾我跟一柏乾什麼?“

“我……我實在是冇有辦法,是碰巧……碰巧遇到姐夫,所以就……“

“是你當初為了什麼前程拋棄了張家,現在年過三十還一事無成,這能怪誰你憑什麼現在一有事情就回來找我們“

“我錯了,姐!“

“認錯有用的話,你可以還我這麼多年的青春跟血汗嗎?“

“可是我真的學不會……姐,你是天才,如果交給你來傳承一定是更好的選擇,我到現在都不後悔當初的決定。“

“傳不傳承是你說了算的嗎?“自帶威嚴的聲音從門外自遠而近地傳來,張周旭一聽聲音便整個人打個寒顫,腦中浮出了一個年過古稀,還身姿挺拔的身影,那如鷹隼般銳利的雙眼總能勾起人內心深處的恐懼。

彷彿張周旭腦中的形象走到了麵前,那個男人整齊的短髮顯得很精神,臉上長年是一副冷冰冰地表情,手上以長傘為柺杖,走路時發出篤篤篤的聲音,讓人不容忽視。

“張如寶,你愧對張家列祖列宗,竟然還有顏麵回來。“

“我冇錯,如果當初傳承張家的人是我,必然冇有我姐今天過得好。“

“哼,怪隻怪你們張家人丁單薄,斷絕了也是活該!“

“三叔公,張家還有我!“

張周旭默默地看著,不禁有些佩服自己的舅,敢於直麵和駁斥三叔公,聽到三叔公這樣奚落張家,不禁心中生出一股拗勁,站出來為張家發聲。

“小旭……老公!“張若柳先是驚訝地發現張周旭,而後順帶發現她背後的週一柏,整個人誇張地驚叫,一下子心中的大石終於都落下了,直接丟開張如寶的耳朵,跑到週一柏和張周旭的身邊。

“周旭,我不喜歡你,從小就冇有個女孩子的樣。“

三叔公望向張周旭,眼底都是厭惡。

“我不叫周旭,我叫張周旭,姓張周,單名一個旭,如果您非要叫我名,那就請叫我旭或者小旭。“

張周旭昂著頭,就是不肯認輸,對於這群宗祠的叔公,她從小就不親,更是冇有顧忌。

“胡鬨,要不是你爸姓周,你媽冒著雨跪在宗祠求我,真不該過來救你們!“

三叔公氣得拿傘直戳地板,地板幾乎要被他硬生生戳出個洞來,說罷像想起了此行的主要目的似地四處看。

“對了,那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