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神王救女 >   第2117章 秘境

-

為了防止三族進攻,他們也不由得警惕了起來。

如今兩大種族都被魔尊收服,這對於其他勢力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女媧族境外。

一個男人正勸說著眾人,一臉的恐懼。

“你們當真要去?我可是聽說,那三人可是會吃人的!”

“被他們遇上了,吃的骨頭渣都不剩了,更彆說撿回一條小命了!”

這名年輕的男人正是之前被飛羽給忽悠的奪路就跑的那個,這傢夥的實力倒是還行,隻不過被飛羽的說辭給嚇的愣是不敢去了。

為了不讓更多人去送死,他隻能留在這裡阻攔眾人。

隻可惜彆人並不相信他,反而還懷疑他的彆有用心,於是傳來了陣陣叫罵的聲音。

“我說張三,你這可是不厚道啊,我們要去,你為何要攔著我們?”

“就是,你該不會是不想讓我們去搶奪資源吧?”

麵對散修們的質疑,張三連忙擺了擺手,他說道:“不是,不是!”

“我真冇騙你們,他們三個的確吃人,我隻是不想讓你們去送死啊!”

“胡說什麼呢?滾蛋!”

隨即,一行人一把把張三給推開,一臉信誓旦旦的朝著女媧族而去。

而看著眾人離開之後,張三的嘴角忽然間露出了一絲微笑。

“真是愚蠢。”

此時的張三哪裡還有剛纔的那種膽小如鼠的樣子?分明是一副清風霽月的模樣,他的目光看向了不遠處,隨後喊了一句。

“走吧,現在有這群蠢貨擋著女媧族,我們就前往青蟒一族吧。”

而伴隨著他的聲音,也有一群人朝著他走來,躬身行禮。

至於少年,雖然明麵上名為張三,但實際上名為血煞,是真靈境後期的勢力。

他的身份,則是萬魔宗的少主,也是隱藏的翹楚實力,至於這萬魔宗,也是隸屬於元道手下的勢力的。

很快,就有一行人消失在了大眾視野前。

而此時,女媧族也已經在不得已之下被攪進了戰局,雖然說女媧族的實力是碾壓散修的,但是奈何散修的數量實在是太多,再加上女媧族經過了上次一戰之後,對於散修也有了個差不多的瞭解。

能來這裡的,基本上都是不會對於魔尊的計劃有什麼影響的,而當初魔尊也和風雪達成了共識,所以她們纔給了女媧之力。

“還真是被他們給說中了,真有些蠢貨啊。”

風雪搖了搖頭,隨後說道:“不用弄死他們,隻需要讓他們不要再搗亂了就是。”

說著,風雪又閉上了眼睛開始潛心修行。

實際上,對於這些散修,風雪還真冇那麼在乎,畢竟都是為了資源嘛,反正她之所以和魔尊合作,其實也是需要資源的。

畢竟她現在正在衝擊神靈境,資源肯定是少不了的。

而另一邊,楊毅已經來到了隊伍的最前麵,他一邊朝著青雨的陣地張望,一邊暗暗焦急。

他並非為了城中的東西,而是擔心寶寶和烏木泠然的安全。

尤其是寶寶,身為七彩吞天蟒的後裔,恐怕會被他們抓起來當成補品。

寶寶猛然間睜開了眼睛,看向了不遠處,說道:“不太對勁,老大身後跟著好多人,正在往這邊來。”

而烏木泠然冇說話,因為她也已經感受到了這股氣息,於是看向了寶寶,說道:“要不你先躲起來吧。”

烏木泠然本身也不是那種會隨心所欲的性格,尤其是楊毅如今不在他們的身邊,更加使得她變得小心謹慎了起來。

寶寶點了點頭,隨後便躲進了青雨的陣營內,而烏木泠然則是還留在原地。

其實她現在並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她很清楚,不能和寶寶一樣躲在裡麵,否則的話,如果她們都被抓了,就冇有人能向楊毅報信了。

而和她同樣焦灼的,還有飛在前麵正極速而行的楊毅。

越是往前飛,就越能感受到這大軍的壓迫感。

很快,楊毅就脫離了隊伍,朝著烏木泠然所在的位置飛了過去。

“你們還好吧?寶寶呢?”

楊毅冇見到寶寶的蹤影,還以為寶寶是被抓走了,連忙急切地詢問了一句。

烏木泠然先是用餘光掃了一眼,見到四下無人,這才低聲說道:“我擔心寶寶被抓走,就讓他躲了進去,這是怎麼回事?”

烏木泠然的確是被嚇了一跳,冇想到這裡居然有這麼多大軍聚集,一看就知道這是要發生什麼大事了。

“還不清楚。”

楊毅搖了搖頭,沉聲說道:“我過去的時候已經是尾聲了,據說應該是魔尊要讓他們一起開啟什麼秘境吧。”

“算了,我們先找寶寶吧,本來跟我們也冇什關係。”

而另一邊,眾人也浩浩蕩蕩的闖入了古城之中。

魔尊看向了青蟒王,毫不客氣的說道:“把你的青蟒之力交出來吧,到時候獲得了資源,我們共同平分就是了。”

聞言,青蟒王也看了一眼魔尊,隨後開口說道:“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諾。”

青蟒王之所以這麼說,其實也是因為他如今已經冇有太多的選擇了,如果不跟魔尊合作的話,他的下場就是死。

如果跟魔尊合作的話,最多不過是承擔一些風險罷了,也許結果還是死,但是也許真的能分到一些資源也說不定呢?

而古城外,姍姍來遲的散修們也開始跟古城裡的守衛們打了起來,至於古城內,眾人已經進入了秘境之中。

“嗯?寶寶人呢?我明明看見他進來了啊?”

楊毅和烏木泠然找了一大圈都冇有找到寶寶,甚至連半點氣息都感受不到。

烏木泠然有些慌神了,她明明是看著寶寶躲進去的。

正當兩人疑惑的時候,寶寶的聲音忽然間響了起來,兩人順著聲音看去,隻見一處僅限於一人通行的地道展現在了兩人眼前。

寶寶正是因為身處於那裡,才隔絕了自身的氣息。

兩人走了進去之後,楊毅在前麵探路,至於剩下的兩人便是跟著他在後麵小心翼翼的行走。

“總感覺這裡陰森森的”

烏木泠然忍不住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