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二聖公再不多說什麼,整個議事廳中竟然出奇的陷入了一片寂靜。

可此時的氛圍卻逐漸變得劍拔弩張起來,有些僵持。

唯獨趙錚依舊手捏著茶盞,不緊不慢,不慌不忙。

滋溜滋溜地喝了幾口。

終於,還是他打破了此時的寂靜。

“商聖公,若本王所料不錯,你們再勸誡二聖公可也已經無用了。”

“南越既然能夠派大軍前來,要驅逐東島航船,那就隻能說明……”

“二聖公絕對已經與南越達成聯合了!”

“不論商聖公是否同意,二聖公都已經將你們聖公派引上了一條不歸路啊!”

隨著趙錚的話音落下。

商聖公和四聖公等人都不由一愣,還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二聖公已經將聖公派引上了一條不歸路?

此話作何解釋?

商聖公皺眉思索著,中忽然一凜。

又急忙看向二聖公。

“老二,盛王殿下所說,是否果真如此?”

“南越怎會捨得派航船前來?”

“他們跨過大海,不惜深入大盛中原之地的東南沿海,也要來援助我們聖公派,難道他們就不怕我們聖公派不與他們聯合嗎?”

“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事?老二,你與那南越到底達成了什麼合作?”

“為何南越會過來?!”

說到最後,即便養氣功夫如商聖公也都不免急切了起來。

他已經意識到了,二聖公絕對與南越達成了某種他所不願意見到的合作。

二聖公麵色凝沉,聽著商聖公的質問,一時間卻並不答話。

可就在這時。

議事廳外,卻傳來了一道嗤笑聲。

“達成了什麼合作?”

“與我大越達成合作,有什麼不妥?”

“這該是你們聖公派的榮幸纔對,莫要覺得與我們大越聯合,會辱冇你們,有我們大越庇護,你們可不必再擔心北盛朝廷再對你們打什麼心思了?”

“這對於你們而言難道不是件好事?”

聽著這道聲音,趙錚目光頓時一閃。

這聲音,他竟有些熟悉。

而商聖公和四聖公等人,也都不由齊齊向外看去。

這道聲音在他們聖公派的領地中顯得尤為放肆。

不多時,便有著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房門之外。

那身影走進議事廳中,揹負雙手,勝似閒庭信步。

掃了眼四周之後,目光又很快落在趙錚身上。

“趙錚,許久不見!”

“想不到,本將今日竟是在你們北盛中原之地,再度見到了你。”

“落在了本將手中,該說是你的不幸,還是天佑我大越呢?”

看到此人,趙錚雙眸微微一閃。

他已經辨認出了這人的身份……莫劍典,陳虎象的義子之一。

當初在雲州戰場上,此人也曾領兵,進攻過雲州城。

而這時,二聖公已經邁步上前,恭恭敬敬的向著莫劍典行禮。

“莫將軍,卑職已經快要打點好了。”

“我們聖公派勢必會歸附於大越,自此之後,與大越榮辱與共!”

卑職?!

聽著二聖公的話,商聖公和四聖公等人臉色都是一變,變得難看了起來。

“老二!”

“你在乾什麼?”

“你為何要稱此人為將軍?”

“又為何以卑職自稱?”

看二聖公的態度,分明也是對這個南越的將軍馬首是瞻了!

他們聖公派,何至於此?

這時,趙錚的輕笑聲卻已然響起。

“莫劍典,本王倒是冇有想到,陳虎象捨得派你來送死!”

“你可知此地乃是我大盛中原的腹地,你覺得你還能逃得出去嗎?”

“至於聖公派的諸位,倒也用不著驚慌失措。”

“不過是有人,背叛了你們聖公派罷了,私底下投奔了南越,覺得南越能夠許給他們高官厚祿,這何必驚慌?”

他自是已經看清了眼下的局勢。

二聖公可已經與南越達成了極深的合作了!

這下子,商聖公和四聖公等人已經徹底明白了過來。

二聖公哪裡是要與南越合作,分明是要代表聖公派投奔南越,成為南越的勢力!

這根本就冇有聽從他們的意見,不顧他們的反對!

莫劍典斜睨著趙錚,如同在看籠中困獸一般。

“中原腹地?可笑!”

“趙錚,莫不是忘了,你如今可是聖公派的階下囚!”

他輕揮衣袖,已經在思索,該如何處理趙錚了。

一旁的盧天罡冷然一笑。

“好好的人,不做去做狗?”

“一邊說著不願意做大盛朝廷的走狗,一邊又已經暗暗投奔了南越……”

“二聖公,可真有你的!”

他的臉上掛著嘲弄的冷笑,充滿了不屑。

投靠南越,就比投奔大盛朝廷強上多少了?

二聖公咬了咬牙,又轉而緊盯著商聖公。

“大哥,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如今,唯有投奔南越纔是天下大勢所趨,大盛所倚仗的,不過是轟天雷罷了。”

“可南越已經有了轟天雷,先前外麵的動靜你們都已經聽到了。”

“大盛國力衰退,這是天底下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待到開春之後,南越和北蠻勢必合力進攻大盛!”

“到時候,大盛還擋得住南越和北蠻嗎?”

“而我們聖公派,不如現在就投奔南越,南越吞併了大盛中原之地後,咱們可都是絕對的功臣。”

“大越絕對少不了咱們的好處,就算不能直接封王,也絕對差不到哪裡去。”

“你當真還不明白眼下的局勢嗎?”

他一副語重心長的架勢。在勸說著商聖公。

趙錚眉頭一挑,瞥了眼二聖公。

“你倒是真有眼力見!”

“知道南越勢必會侵吞我們大盛中原之地,所以早早的就投奔了南越。”

“果然是聰明人啊!”

他輕笑著開口,隻是笑容中卻帶著一股子諷刺意味。

二聖公看向趙錚,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盛王,你已經是階下囚了!”

“無論你裝的再怎麼從容淡定,也無法改變你的身份。”

說著,他又轉身麵向莫劍典,沉聲開口。

“莫將軍,北盛盛王已經送到將軍麵前了!”

但他話音剛落,一旁的商聖公便重重一拍桌案。

伸手怒指著二聖公。

“老二,你給我住口!”

他簡直要怒不可遏了!-